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太清经 (三四)漫漫红尘非大道

(三四)漫漫红尘非大道

    她甘心被囚于上清,并非她没有逃离的本事,而是等一个亲自来接她的人,只有如此,那个人才能真正放下,放下恩怨情仇,放下正邪偏见,毫无芥蒂的接受自己。

    而今,他来了,从山门一步步执着的走来,是如斯的坚定,又是那般的果决,感受到那股炽热的气息与崩裂的心跳,她终于忍不住问出口:“容封,你来接我了吗?”没有抱怨,只有无尽的幸福与期待。

    踏浪而来的女子依旧出尘,俏皮的脸上,丝毫没有三百年岁月流光的刻痕,她是闻人家的女子,自有她的骄傲,这三百年来的孤独便是她同当年倒塔之人的赌注,赌这个男人的一世情缘,她忐忑过,不安过,甚至想过破塔而去,但她始终愿意相信,相信那个蠢墩憨直的人。她红衣如火,赤唇如焰,她精心打扮了自己,对她而言,今日便是她盛大的婚礼,全天下的人都将见证。可是......

    “潮音,我来了,来放你走。”

    容封看到潮音的那一瞬,他的心似乎又活了,似乎这一番惊天之举真的是为她而来的,在他眼中,这个女子不是邪魔外道,不是妖魔鬼怪,而是神,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神,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别有用心的方外之人罢了。

    “放我走?”

    脸上的欢欣逐渐隐去,一抹略带嘲讽的笑意伴随着无限的失落从心里升起,原来,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打算和自己双宿双飞。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掉入脚下的弱水中,三千弱水,竟被这一滴泪搅动的天翻地覆。

    “可是,我爱你。”

    潮音从不是扭捏的女子,她的勇气全来自于对眼前人的莫名依赖与信任。

    “贫僧容封,生是上清人,死是上清魂,施主还是快些离去吧,若稍后两派大动干戈,怕是会伤害你......”

    “好一句上清人,好一个贫僧,你以为这区区弱水、堪堪残塔能困住我吗?你以为你一句放我走,便能获得心中坦然?你为何不问问、不想想,我们的往昔一幕幕,今后该安放何处?是你的佛祖脚下,还是我东荒大泽的深处?”

    “我......”

    “也罢,封哥哥,潮音说过绝不逼你,任你东西,但请让潮音在离开前,最后为你歌一曲吧。”

    她温暖的笑了,戾气四散而去,看了看天上的万顷碧波,看了看眼前闭目合十的那个熟悉的陌生人,脚下的弱水缓缓归湖,湖中的锦鲤三千六百条,逝去的岁月三个纪年,于己不过流光,于世人却是沧海桑田。

    歌声悠扬而起,犹如天籁,山下的灵宗人闻之欢呼雀跃,他们的圣女风采依旧,那一叶扁舟中的闻人玉轩眉头也略微舒展了些,自己的妹子,性子由来温婉,纵使气极也只会忍者,想来这歌声便是一种了断。星亦寒托着万顷碧波,看着那位阔别多年的潮音公主,心下酸楚,也许别人未曾听到他们二人的对话,但他却是听得真切,世间薄幸之人,世间为情而伤之人,在苍穹之下,岂是少数?

    九道佛偈再次从四面八方响起,试图阻挡这靡靡之音,可是终究徒劳,那歌声不似术法,寻常的不寻常。

    残玉叹息一声,“潮音乃是司水之灵,万物之本便是水,谁又可以挡得住水声呢?”

    于是乎,万佛同寂,莲花峰上的僧众都尽皆盘膝而坐,冥想起来。

    天上的雨水渐渐缓了许多,歌声如慕如诉.....

    战火中的邂逅......

    星空下的誓言......

    百花丛里的酣眠......

    不过百日的离别......

    一别三百年的守候......

    一去数万里的相思......

    而今,她要走了,只能给他留下,留下一首歌的怀念。

    歌声渐渐悠远,容封的脸上不知是雨水聚留还是泪光闪烁,他低着头,愧了佛祖,也负了卿。

    看着飘然而来的潮音,星亦寒识趣的将漫天海水交到了她的手中,司水之灵,自然比自己更合适。

    歌声戛然而止,一声冷笑从云层中传来。

    “容封,你不随我去,今日我便淹了上清寺。”

    闻听此言,九位院祖都睁眼向空中红衣女子望去,目光如剑。

    “我生平最厌恶红色,但今日为了你,为了像世俗普通女子一般获得终身的幸福,我亲手织就了这件嫁衣,而你,居然......哈哈哈,也不知是我蠢,还是你蠢,蠢到相信三百年人心不变。悔不该不听我兄长之言,悔不该弃我族人而去!”

    “潮音,不可。”一直沉默的容封踏地而起,化作一束碧光来到潮音身边。

    “潮音,你我恩怨,上清何辜?”

    “容封,你可信我?”

    “信。”

    “好,那今日我便让你尝尝被信任之人背叛的滋味!”

    一袭红衣遮天蔽日,万顷碧波翻涌激荡,眼看就要落下来了!

    残阳唯恐上清遭祸,大喝一声,妖孽,休要猖狂,降魔禅杖轰天而去。

    “师伯,不要!”容封自然知道那禅杖的威力,可是那禅杖转瞬即至,他想要去抵挡时早已晚了。

    漫天碧水尽数被染红了,女子的容颜有些苍白,淡淡的冲容封笑了笑。

    “封哥哥,这便是你们正道之人,动辄伤生害命,我要你相信的不过是......纵是死,我也绝不叫你伤心,这漫天海水非我不可移,但怕兄长不许,才虚张声势,我怎么舍得你伤心呢?”

    她拼着最后一丝气力,将漫天红海归于来地,晴空再现时,潮音如一片秋叶,飘摇而下,容封早已哭成了泪人,想要冲过去抱着她,却被东皇凤抢先了一步。

    “凤儿,你来接我回家了。”她头也不回的紧紧抓着东皇凤的脖子,惨惨的在天地间留下一句话“何为正道,爱屋及乌。”

    东皇凤悲鸣三声,用尽了全身气力,双目之中似有怒火喷涌而出,化作一团火焰向莲花峰半腰撞去!唳鸣回荡山谷,久久不绝!化为尘埃,散于天地之间。

    此鸟性忠,一生只侍一人。

    鸟犹如此,何况人乎?

    三道天雷轰然将容院倒塔劈成粉碎,这便是闻人玉轩的愤怒。

    “舍妹眼拙,但他不舍伤害之人,我自不会动你分毫,容封,这份恨,你自己去求你那佛祖救赎吧!至于你这不知好歹的老匹夫残阳,天不收你,便由我来收!伤我妹子性命,你也配谈慈悲?”

    残阳脸上多了几分肃杀之意,方才的杀孽,何尝不是过分看重身外之物所致,但千年上清怎能被毁!

    “魔头,你若不驾海而来,何来此祸?”残松喝道,“我上清还惧你不成?你们这些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可是,善恶怎么办呢?”释天不知何时醒来的,面对他突然发问,峰上峰下的众人皆愣住了。

    “师父,我是说,我们是该除恶呢?还是该杀敌呢?”

    是呀,除恶无可厚非,杀敌当有所别了?

    闻人玉轩眼中一道精光闪过,“月兄高徒,心胸比起这些人不知开阔了多少!”

    残松听闻此言越发生气,喝到“区区小辈,这里何时轮到你发言了?”

    “闻道有先后,师弟,莫要气恼!”残忍正欲说话,却被残阳抢先了“我上清有这样的弟子,自然是我上清之福。”

    “只是可怜了那位潮音公主,也可怜了容封师兄,只怕以后心道再难顺畅。”释天双手合十念了佛偈。

    看着不远处失魂落魄的弟子,残忍叹了口气,只能是命了,若能再来一次,他宁愿这弟子随那女子逍遥红尘中。

    残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小舟中的女孩,看了看身边的释天,不知是福是祸。


同类推荐: 报告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我有一个进化点方焱叶清雨_怦然婚动:总裁前夫请靠边开局一个掌中宇宙随身带着掠夺系统精灵人柱力大佬宠妻甜上天顾九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