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封神之龙圣传说 第十六章 明始末 快疯了的火云子

第十六章 明始末 快疯了的火云子

    “我怎么知道的,哼,我现在炼化了星辰宝杖,我当然知道了。你知道星辰宝杖的来历吗?”敖夜一脸得意的看向火云子。

    “听黑虎妖神说这东西好像原来是妖庭藏宝阁的。难道不是么?”火云子回忆了一番以后不太确定的说。

    “你也太高看妖庭了,怎么什么宝贝都是妖庭的,妖庭还要不要点儿脸了。”也许是融合了太阳毒龙记忆的缘故,敖夜对于妖庭总有一些敌意。

    “算了,你还是讲一讲这星辰宝杖到底是什么来历吧,我猜你如果要是骂起妖庭来能骂一整天。”

    “额有那么严重吗?”敖夜嘴上这么说,眼睛却忍不住向天上看去,一看就是心虚的表现。

    “咱能不这么逗么。我感觉你就是一个表情包。用你的表情斗图,都不用插字,直接就可以发送了。”火云子就这么看着敖夜,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宛如一个制杖。

    “你才是表情包,你全家都是表情包。”

    “这个你随意,友情提醒下:我是你的分魂,我和你本质上差不多。表情包。”

    “我……我……我不说了。你自己猜星辰宝杖到底是什么来历吧。”

    敖夜把手一报,傲娇一甩头,表示不想理某人了。

    “行行行,你是哥,你接着说。”

    火云子眼皮不由得挑了挑,有些默默的擦了擦头上的汗。

    “嗯,这还差不多。”

    敖夜满意的点了点头。

    “啥话不说了,赶紧说这星辰宝杖什么来历。”

    “这件星辰宝杖其实是个半成品,当年太阳星,太阴星诞生了生灵,万星之主紫微星同样诞生了。但因为是象征帝皇道的紫微星,必须有真龙紫气才可以孕育这一下就尴尬了,洪荒在帝俊太一那俩乌鸦以前哪有什么帝皇呀。

    所以这紫薇星主的孕育时间是一拖再拖,直到祖龙死后,紫薇星主才借着祖龙龙气孕育,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帝俊太一那俩乌鸦在得到了太阳星星主之位以后还不满足,想要获得其他星辰的星主臣服。

    这俩乌鸦不知道其他星辰的星主都必须在万星之主紫薇星主化形后才会孕育,而且周天星斗星主化形后会永远忠于紫微星主。”

    火云子越听越不对,这种感觉怎么那么像在和镇元子说话,对,就是哪个跑题王(远在万寿山的镇元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让在后面传输法力的黑坤与玄木很奇怪。)

    “等等,你讲了半天都还没有讲到星辰宝杖,你不会是镇元子附体了吧。还有,你不是说在紫薇星主没有化形之前是不会有星主孕育的么,那太阳星主太阴星主是怎么回事。”

    “太阴星与太阳星是仅次于紫微星的贵星,所以才有可能诞生星主。只有跑题,绝对没有,这些都是铺垫,都是背景你知道吗?”敖夜一脸你丫文盲,不懂文学。

    “好,我就听着,我猜你主题肯定不长。”

    “哼,这俩乌鸦不知道,找了好多星辰都没有找到星主,也没灰心,而是接着找。就误打误撞的来到了紫微星。紫微星作为万星之首,对星主的压制是很大的。告罪几声都没有人应答,就顶着压力走进了紫薇星,结果这紫薇星主就悲剧了,还没有化形就被干掉了,而且紫薇宫的宝贝都归了那俩乌鸦。

    当时这星辰宝杖还在孕育中,本来可以成为极品先天灵宝的,结果因为生生打断了孕育过程就成为了上品先天灵宝。”

    说完敖夜还眼神示意了下火云子,意思是:看哥们我讲的这么卖力,你不来点掌声?

    看着敖夜这眼神,火云子实在顶不住压力鼓了两下掌。

    “掌我是鼓了,不过我又两个问题,想问问你。”

    “没事,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敖夜就差拍胸脯了。就像抗日剧里演的二狗子一样。脸上的得意劲别提了。

    “希望如此,第一个问题,帝俊太一两个人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还他丫绘声绘色讲那么详细。”

    “哈哈,小子,你不知道了吧,这星辰宝杖有一个记忆能力。只要是在星辰宝杖万里以内发生的都可以记下来,不过越看我越气,那俩乌鸦也太不是东西了。

    知道不,紫薇宫除了这星辰宝杖以外还有一件极品先天灵宝星辰印,可惜被帝俊那二货镶嵌了一些珠宝粉饰成了妖皇印,白白浪费了一件极品先天灵宝。真是可恶。

    还有你一定是想知道为什么帝俊太一那俩二货为什么不炼化星辰宝杖对不对?”

    “我……”火云子话还没说完,就被敖夜的话打断了。

    “其实你不用不好意思的,我是你的本尊,就像是你父亲一样,你问我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我……”

    火云子依旧想说什么,可是依旧被敖夜打断了。不过我猜敖夜在打断火云子讲话的时候一定没有看见火云子紧握的拳头。

    “不用不好意思,我告诉你不就行了,其实这星辰宝杖还有一个功能,只要是前任主人设下诅咒的,就永远无法将它炼化。怎么样,明白了吗。”

    “我……”火云子快疯了,居然又被敖夜打断了。

    “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么?”

    “你……”好吧,火云子继续被敖夜打断了。

    “不用向我道歉了,我都心领了,其实我只是想说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我就问你这东西是不是你抢来的了吗?”

    敖夜说到最后,还晃了晃手里的星辰宝杖。

    …半响…火云子没有回应。

    “你在听我说话吗?”

    …半响…火云子没有回应。

    “好吧,我有必要重复一遍吗?”

    “你说完了吗?”火云子近乎一字一顿的说。

    “你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打断别人说话不礼貌了。”

    “你说完了吗?”还是那种口气。

    “额,说完了。”敖夜有一些搞不懂情况。

    “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第二个问题,我现在最想问的就是你什么时候可以不犯二了。”

    “我什么时候……”敖夜刚想是什么。

    “请不要打断我讲话。”

    敖夜抹了一把脸,仿佛火云子的口水沾了一脸一样。抹完后打了个OK的手势。

    “我说完了。”

    听到这话,敖夜差点平地栽倒。

    “火哥,我错了,我不应该打断你讲话。要不你打我两下?”

    火云子一句话不说,就这么看着敖夜。

    “火哥,我的过,我不应该把我比作你父亲。虽然差不多。”最后一句敖夜用几乎微不可查的声音说。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火哥,我说我错了。对了火哥,你刚刚第二个问题到底想问什么。”敖夜见情况不对,立刻转移话题。

    “我只是想问你这个星辰宝杖为什么上面的哪个星星一直在发光。”

    “这个呀,其实是……什么,在发光,我们要发了。”敖夜突然想到了什么。

    “发个屁,是上面的星星在发光,又不是我们。”

    “火哥,你想不想…………”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报告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我有一个进化点穿成反派大佬的妻子[穿书]这就是我在型月找老婆的故事方焱叶清雨_怦然婚动:总裁前夫请靠边开局一个掌中宇宙随身带着掠夺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