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遗珠记 第30章

第30章

    3、第3章

    正这时,床边靠墙另侧那头忽然起了咣一声响动,仿佛有什么东西碰到了墙壁。那边厢跟着又隐隐传来了一老妇人声音,仿似骂,“一群猴崽子们!我说你们怎就消停了,原是都猫这儿了!再不趁早散,小心老太婆我拿拐杖敲打!”――因为声音很大,所以这边也能听得见。很明显,墙那头有人,而且仿似还有不少人。

    温兰大吃一惊,呆呆看着刚爬**谢原。

    谢原没料到竟会有人到隔墙春芳家听自己墙角。虽然没看到是哪些人,但想想也知道,必定是县衙和巡检司衙门里那帮毛头小子们。怪不得先前自己脱身得这么顺利,原来这帮人早打了听墙角主意。

    现他倒没了先前缩手缩脚。低头见温兰缩自己身畔一动不动,脸红彤彤一片,怕她被吓到,急忙低声安慰道:“没事……咱们刚才说话声小,那边听不清。刚出声赶他们是我娘。这帮兔崽子,我――”

    他停了下来,轻轻拍了下她手背以示安慰,起身坐了起来,探身过去墙上用力敲了下,大声喝道:“都给我滚!再赖着不走,下个月都给我去巡夜!”

    他话音刚落,那边便传来了一阵沉闷笑声。

    ~~

    谢原平日手下面前颇具威严,难得遇到这样能被笑闹机会,便是被晓得了也不会怎样,所以两个衙门里那些还没成家毛头小子们暗中便商量好了,一道去听洞房墙根。因老街都是并排相连老房子,两家不过一层板障相隔,动静大些话,隔壁便能听得清楚。所以待喜宴散后,一帮人便涌到了春芳家与房相连屋里,悄悄附耳墙壁上偷听。不想等了半天,只听到隔壁传来嗡嗡说话声,并无料想中惊天动地。正等得不耐,不想春芳去报讯,把马氏给请了过来。这下偷听不成了,又听隔墙传来了谢原喝声,知道被郎觉察了,顿时哄堂大笑,十几个人只好起身,却仍不肯离去,纷纷对着马氏笑嘻嘻摊手道:“马大娘,你赶我们走,总要给些彩头,要不然我们就不走,晚上就这里坐着过夜。”

    马氏今日也是心情极好。只巴不得这些人早散去才好,不能碍了儿子媳妇好事,哪里还会计较别,从腰间荷包里摸出预先备好一块散银,□芳递了过去,笑道:“晚上我家酒还不够你们这帮猴儿们吃?又讨要来了!拿去打酒去喝,赶走。再赖着,酒没得吃,当心吃我拐杖!”

    春芳把银子递给领头王翰,翘了下嘴,表示自己鄙视。王翰接过,道:“妹子别急。咱们这许多兄弟,妹子看中哪个只管开口……”

    春芳脸涨得通红,呸了一声,作势便要打,王翰慌忙后退,笑嘻嘻地和身后一帮子人对着马氏说了些吉利话,这才一哄而散。

    ~~

    过了一会儿,房门口响起一阵咳嗽声。马氏回来了,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他们听一样,道:“总算都清净啦!我这把老骨头也好去歇啦!”说完随了一阵得得拐杖声,脚步渐渐远去。

    温兰靠墙侧耳再听,确定那边真没人了,长长松了口气,慢慢重又躺了下去,闭上眼睛。他凝视她片刻,也跟着睡下了。

    谢原从来没有像现这样,靠她靠得这么近。他和她就并头躺同个枕上,甚至能闻到她长发里散出那种淡淡香气。情不自禁朝她再靠了些过去,脸庞终于碰到了她散枕上发,就像触到了一幅幽凉而光滑丝绸。

    “你压住我头发啦……”

    正当他心怦怦直跳,偷偷想要靠得近,手心也开始发痒时候,她忽然睁开眼,对着他这样说了一句。

    谢原哦了一声,仿佛做贼被抓到一般,有点臊,急忙往外挪了一点,规规矩矩地收回手放了身侧。两人便一个朝里,一个朝外地侧卧着,四目相对。

    他看见她把长发随意捋到了脑后,朝着自己抿嘴微微一笑。心里忽然涌出了一阵甜蜜之意,觉得就算什么都不做,就像现这样,能天天和她躺一张床上,看着她对自己笑,也是件叫他极其活事。

    红烛映照下她笑得太好看了。他终于忍不住,低声对她说出了一句一直就很想说话:“我以后……会对你很好……”

    温兰一怔。随即笑意浓。

    他以为她不信,再次强调,“是真……”

    他忽然闭嘴了。因为她已经朝他伸过了手臂,指尖轻轻抚触过他脸,低声道:“这可是你洞房夜,你光说个不停。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谢原脑子轰地一热,一下握住她正挨自己脸庞上那只手,稍稍一带,便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用力地抱住了。

    万事开头难。这男欢女爱也是如此。郎本就是个正常大龄男青年,单身了这么多年,好容易把自己心仪女人娶进了家门,两人现肌肤相贴,说干柴浇油再遇上火都不为过了。至于娘,虽然一时还有点不习惯男人怀抱,但被那种扑面而来仿佛带了热气男性气息给一熏,手脚忽然有点发软了。听见他自己耳边含含糊糊叫了声“小兰”,她还没来得及应,嘴唇一热,已经被他亲住,觉到一只手也摸过来了,似乎想要从肋侧探进胸衣里。

    温兰到了这里后,原来身上胸衣不可能穿一辈子,所以入乡随俗地也穿这时候女人们内衣。但毕竟不过是一层布料,她不习惯太过宽松,自己便稍微改良了下,做得比普通那种要紧窄一些,上头系绳于后颈,下端缚于后背,类似于现背心式胸衣。他手又大,勉强探进一半后,只好退了出来,改寻她系背后那条衣带,想把它解开。终于摸到了结,他开始笨拙地解,一不小心,把个活扣给拉成了死结。

    温兰听他呼吸愈发急促,手动作开始带了几分焦躁,怕被他扯断带子,忍住了笑,拿开他手,自己从被窝里起身背向他,轻声道:“你慢慢解。”

    她后背几近□。纤柔腰背曲线他面前一览无余。他屏住呼吸,伸手过去终于解开了结。她把胸衣从头脱了出来,然后转了过来,朝他微微一笑。

    她那如隆起丘峰般美好曲线就这样坦然而骄傲地袒露他面前。

    他睁大了眼,定定凝视片刻,一只手终于颤抖着,朝那一臂可及颤巍巍挺立**伸了过去,一把包握住了。掌指间那种好得出乎他想象陌生触感令他喉间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含糊呻-吟,另只手也跟着罩住了另一边。就像个刚发现了奇玩具孩子,贪婪而好奇地把玩不停,甚至无师自通,很又将她整个人轻而易举地抱着斜坐到了自己怀里,将她微微托高,低头下去狠狠一口吸了上去,双手用力揉捏。

    未经人事那里何等娇嫩,禁不住他这样略带粗鲁调弄,那两处被他轮流吸咂敏感之处仿佛生出了电流,迅速蔓延到了全身,些微疼痛,些微酥麻。她有些难受,哼了一声,用力将他头推离开自己胸口,将他推倒床,他带了强烈**不解注视之下,跟着趴伏了他胸膛之上,低头下去轻轻亲了下他唇,然后低声呢喃道:“讨厌,太粗鲁了,我疼……”

    谢原那里才真是胀得发疼,见她亲了下自己,接下来却又这样埋怨,一时憋着一口气,脸涨得通红,咬唇看着她,道:“那你喜欢怎样,我听你……”

    温兰趴他身上,早感觉到他已然坚-挺那里死死抵住自己。从前虽然见多了,但都是冷冰冰没有生命,又怎能与他这样充满了热力与攻击性相比?下意识地紧紧收腿并拢,轻轻摇头道:“你轻些就好……”长发乱纷纷随她动作摆动,发梢拂过他赤-裸胸膛,便似有无数小手挠,挠得他浑身发痒。

    谢原终究是男人,便如面前摆了块鲜肉狼,此刻哪里还能停住口。再也忍耐不住,一个翻身,便将她欺压下。一番辛苦探路过后,终于入得花门。

    过了一会儿,那个不听话娘皱眉哎哟一声:“疼!”

    男人慌忙抽身后退。

    温兰喘了口气,瞥见趴自己上头他辛苦了半天,现神色紧结,额头已经憋出一层薄汗,一时不忍,只好又道:“好了,继续吧……”

    男人很是高兴,再次蓄势而入。不想刚进了个头,微微一送,那种被紧紧裹夹感才刚升出,身下温兰又紧紧抓住他肩膀,嘤嘤细声道,“疼啊……讨厌啊……那么大做什么……”

    谢原很是狼狈,额头已经滴汗了,只好再次停住――经历过前次,这次却终于学聪明了点,不再完全撤出,只是停下不动。同样戏码上演了数次之后,忍无可忍男人终于一冲到底,开始一个郎该有翻身大作战。


同类推荐: 我有一个进化点碧蓝航线之对决塞壬报告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一声卿卿一竹封天神品药王赵八两周婷穿越的假面骑士关羽一世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