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遗珠记 第29章

第29章

    29、第29章

    “我上来!”

    他慌忙应道。话音刚落,木床一沉,果然便爬坐了上去,眼睛却只盯着那个绣了戏水鸳鸯大红枕头,脸还是很红。

    温兰已经躺了下去。

    她本来也不是个调皮人。但这样场景,先前却没想到过。一个看着人高马大男人,洞房之夜,竟然比她这个原本该害羞娘子表现得还要害羞……心里那种**因子挡不住地萌芽了,忽然就很想戏弄一下自己这个丈夫。于是翻了个身趴到枕上,侧过脸朝向他。

    谢原一开始还盯着枕套看,随了她翻身,视线不自觉地瞟向了她,再也挪不开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穿得这么少女人身体。带给他不仅是强烈视觉冲击,那种微妙心理冲击是强烈。

    他看到她就那样随意地趴自己身侧,脸枕着她光裸臂膀。大红喜被低低地垂盖她后背上,遮住了渐渐窄瘦那段细细腰肢。她乌黑长发撒枕上,袒露出了**洁白而纤柔后背。连那两边随了她动作而微微突起肩胛骨,也秀气得像一对蝴蝶翅膀。

    他看到这一切,与他熟悉男人身体线条是那样截然不同,而她仿佛并未意自己□,仍肆无忌惮地望着他。

    他呆呆看了片刻,视线自然地落到了她腋下部位,再次看到那里因受了压迫而从胸衣边缝里泄出一道圆弧线条,身体蓦地一紧,某种无名之火一下蹿了出来,从他小腹处迅速蔓延到了全身。血液飞血管里涌流,刺得他皮肤像要着了火般地难受。他觉得喉咙一阵阵发干,要命是,连十指指梢都似有针头密密地刺,又麻又痒。

    他忍不住用力捏了下拳,立刻听到自己十指与掌心摩擦所发出轻微格格响声。

    “小……小兰……”

    他舔了下干燥唇,费力地低低唤了声她名字,抬手微微颤抖着,朝她慢慢伸了过去。

    “你以前有女人吗?我可不喜欢你碰过别女人,再来碰我。”

    就碰到她肩膀时,他忽然听见她开口这样问了自己一句。看向她。见她正望着自己,神情显得很是严肃。一怔之下,手便缩了回来,摇了下头。

    “一次也没有?”她追问,表情显得有点不信。

    他下意识地继续摇头,忽然觉察到不对,急忙又改为点头。

    温兰压下心里溢出那种小小活,面上却没现出来。

    其实吧,他要是说有,她也不会怎么样。刚才纯粹只是逗他而已。但真知道他一直都没有过别女人,还是件叫人舒心事。看着他现一脸难为情样子,那种想逗弄他念头强烈了,便微微嘟了下嘴,斜睨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我才不信呢。你都这么大人了,连一指头也没碰过女人?”

    谢原见她不信,有点急,后背一阵发热,连舌头都有些打结了,结结巴巴道:“真没有……你信我……”

    温兰眼睛不自觉地便瞟向他下腹处,见那里现已经高高鼓出了一个包。

    谢原随她目光垂下了视线,一眼看到自己那已迫不及待抬起了头地方,脸是烫得像灼了火一般,急忙微微收腿想遮挡住。

    温兰嗯哼了一声,顺手捋了下散枕上被自己手臂压住长发,微微翘起下巴,朝他那羞处点了下,“你说以前没碰过女人。那这样时候怎么办?洗冷水澡?还是自己解决?”

    谢原没想到她这么直接,呆住了。

    他先前做梦也没想过,婚之夜要被自己妻子拷问这样一个叫人难以启齿私密问题。此情此景,面前女人要是换作他人话,毫无疑问他一定会觉得她不守妇道,这样话都问得出口。可是现面对着她似认真又似促狭眼神儿,起先那种错愕过后,他却又觉到一阵夹杂了窘迫极度刺激感朝自己迎面扑来,恨不得压下去那里倏然又怒胀了不少,甚至觉到了一丝难耐痛楚。额头后背再次沁出一层细密薄汗,心跳得几乎要槌胸而出了。

    “我……我以前早晚都练童子功……”他终于对上了她眼睛,困难地吞咽了下,带着喉结一阵上下滚动,低声解释道,“练功之后,杂念就会消失。”

    童……童子功!

    她脑海里立刻跳出小和尚劈叉过顶金鸡独立一副画面――也不知道从前打哪里看过来。

    她已经明白他意思了。

    男人若没受刺激,一般早晚自然勃-起,尤其是清晨时分。他刚才意思,就是说练了这功夫,就会打消下去。但是……所谓童子功,难道不是要保持童子身才能练功吗,难道不是只有和尚才会去练这种功夫吗?

    “你……练童子功?”

    她抑制不住惊诧,一下从枕上爬着坐了起来,睁大了眼望着他。

    谢原点了下头。

    “我小时候就去福建少林寺学艺,一直到了十六岁时候,朝廷和蒙古开战,我家是军户,我要去打仗,这才回家……”

    这下轮到温兰发怔了。

    少了她咄咄逼人问话,谢原刚才一直往外冒汗总算止住了。暗暗呼出一口气。等心跳平稳了些,见她还不动,便试探着叫了她一声:“小兰……”

    温兰回过了神。

    “你练童子功,怎么还娶老婆?”

    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

    她注视下,谢原刚刚好不容易才褪去热潮又涌了上来,脸再次热了起来,略带了些忸怩地道:“我……是少林俗家**……师叔说,练童子功也是可以娶亲……”

    “所谓童子功,并非意指童子之身,而是说**之后,使人到老也能如童子般灵台空明,养精益神。”

    谢原怕她不懂,想了下,又耐心地向她进一步解释。

    好吧……原来是自己孤陋寡闻,想歪了。

    她哦了一声,看他一眼。见他此刻脸还是有点红,神情略带羞涩,直直望着自己一双眼睛却闪闪发亮,带了种遮掩不住热切和兴奋,不知道为什么,□外手臂皮肤忽然一紧,仿佛一阵凉风吹过,起了层细细鸡皮疙瘩。忍不住伸手轻轻揉擦了下。

    “你冷吗?躺下去。”

    他立刻这样说道。

    “啊不冷……”温兰轻轻咬了下唇,心里**因子再次抬头,决定再刁难一下他。

    说老实话,她先前觉得自己对他一直只是淡淡一种喜欢。这也很正常。像他这样一个男人,基本也没哪个女人会讨厌。但也就如此而已。对这个婚夜,原本就没抗拒,但也没什么大期待。觉得反正嫁了他,往后和他好好过日子就是。没想到现,看到这个站起来比她要高一个头都不止大男人,她面前却是一副任你蹂躏羞涩样……想想,就觉得有点兴奋。

    她微微咳嗽一声,抬起脸望着他,一本正经地道:“这样啊,我懂了。你刚才意思是说,遇到像现这样情况,只要练下那种功夫,所有杂念就会心无旁骛自然消去,是吗?”

    谢原有点难为情。但还是点了下头。

    “你们少林寺功夫,真厉害啊,我也想学……”她装模作样惊叹一声。

    “嗯。少林寺功夫确实深妙。只是我天资愚钝,不过学了十之一二而已。别功夫想要有所成,须得苦练,你身子娇弱不适修习。倒是这童子功讲究心法运气,并非只有男子才能练,女子也能修习。你虽然没有根基,但只要循序渐进,坚持下去,假以时日,对强身健体也是大有裨益……”

    温兰见他一本正经地接自己话说下去,滔滔不绝。想象着以后和他相对练功,练到两人都清心寡欲了然后各自道声晚安睡觉场景,差点没笑出来。强忍住了,绷着脸道:“那好,你现就教我。要是真有你说那么好,我立刻拜你为师。”

    谢原目瞪口呆。

    这可是他洞房夜啊,他不想收徒弟!可是他娘竟然要他教什么童子功。别说他现心猿意马难以自控,就算真入了定,练得心火全消自然睡了过去,那这个婚夜不就泡汤了?

    他一千一百个不情愿。

    “下次……好不好?”

    他望着她,几乎是恳求了。心里很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这么多话。

    “不行。我现就想学。”

    她摇头。

    谢原暗叹口气。

    她就坐他对面,身上裹那么丁点布料。他只要伸手出去,立刻就能把她扯到自己怀里。先前几个月里,他不止一次梦里幻想过这种场景,到了后来,连自己也有点搞不清到底是做梦还是躺床上幻想了。但是现,他却硬生生伸不出手去……

    温兰见他只发呆。既没扑过来强迫自己和他洞房,也没真照自己话开始练功,便催促道:“点啊,我等着学呢!”

    谢原没办法,勉强压下心里各种乱窜想法,打起精神,照了自己平日晚间睡前修习那样,朝着她慢慢侧卧下去,口中说道:“清晨盘膝,晚间卧姿。你跟我样子学。双手拇指中指轻搭……”

    他竟真照自己话,开始正儿八经地教她练功了。温兰忍了许久笑意终于爆发,“哎哟”一声捧住肚子,伏倒了枕上闷笑。笑了一阵勉强抬头,见他也不摆练功驾驶了,只呆呆看着自己,一副不明所以样子,只好一边忍着笑,一边伸脚轻轻踢了下他腿,道:“我跟你闹着玩呢,没见过你这样老实。再说了,我真要学也不至于急着这一刻。倒是你,一身酒气,刚才好像出了不少汗。你赶紧去冲个澡,回来咱们就睡觉了。”

    谢原大喜过望。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丢下一句“你等着我”便到了门口,轻微地吱呀开门声中,人已飞地闪身而出。

    温兰想着他刚才呆头鹅般样子,人都躺下去了,忍不住还拉过被子蒙住头笑个不停。过了一会儿,听见门又被开启声音,露出头,看见他已经打着赤膊站回了床前,上下只着一条裤子,宽阔肩膀上还没来得及擦干几滴水珠烛火映照下,就和他现望着自己眼睛一样,闪着晶莹而奇异光。

    “我回来了……”

    他低声向她汇报。

    屋子里静悄悄,她甚至能听到他越来越粗浊呼吸声,忽然有些紧张,便闭上眼睛嗯了一声,缩被窝里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身畔床再次一沉,她立刻感觉到他还带着潮气散发着强烈男性味道躯体朝自己靠了过来——


同类推荐: 报告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我有一个进化点四大王侯重生之新纪元莫道天涯从斗罗开始复制万界三国:我是刘璋叶辰是哪部小说的有个女儿叫叶萌萌男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