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萌后之妃比寻常 忆当初

忆当初

    微风伴随着花香沁透心脾。远远的还是可以听到钟柔曼的嚎叫声。

    沐菲比呆愣着双眼,还在刚刚的惊恐中,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有一道异样的眼光正在紧盯着她。

    靛蓝色的朝服已经被扯开,露出性感白皙的锁骨,烫伤的绯红让它更显得诱惑,难怪宫云常会看的如此痴迷。

    回过神来的沐菲比慌乱地整理好衣衫退下了,这个男人看她的样子很危险,肯定是太久没有给他安排妃子侍寝了,不然他怎么是那种眼神,猥琐!

    刚回到西殿,就看到了宋凌烟等在那了。这女人还挺有一套的嘛,现在那几个妃子几乎都跟她统一阵线了,看来她也不是跟钟柔曼一样有勇无谋嘛。

    “奴才小春子参见烟妃娘娘,娘娘金安。”沐菲比轻捋裙襟跪下请安。

    “嘿,有没有其他人,施这么大礼干嘛。”宋凌烟挽起身子扶起了沐菲比。

    前些日子听闻她掉入了水中,可是皇上却禁止任何人探望,昨日又听说她恢复了身子,又搬到了西殿,所以今天特地来看看她。看来这个女人在皇上的心中还是有地位的。

    “奴才答应其他娘娘的东西已经造好,请随奴才来。”沐菲比莞尔一笑,径直走在了前面。

    到了寝殿后,请袖兜掏出了从冶炼厂带回来的增高垫,又把用小罐子装好的止汗露一道递给了宋凌烟。

    宋凌烟拿着手中的东西,仔细地听着沐菲比说明它们的用处。忍不住满意的点点头。漂亮的女人或许只有男人喜欢,但是又漂亮又聪明的女人就不一定了,反正她就是越来越喜欢眼前的人了。

    宫云常站在寝殿外,看着沐菲比的一颦一笑,嘴角也渐渐跟着上扬。

    世界有时很小,一转身就丢了你,世界有时很大,一转身又遇见了你,可惜如今的你已不是当初的你。

    朝蒙国于元六零二年建立了国之监,里面的学子上大当今皇子,下小到庶民的才子。宫云常则是当初的学子之一。

    当年的国子监由三皇子维辰逸,六皇子维辰熙,以及民间才子罗玉被称作蒙朝国三大才子。

    三皇子为人儒雅,玉树临风,被称作笑逸公子。

    六皇子为人冷酷,面如冠玉,被称作简熙公子。

    庶民罗玉,沉默寡言,脸带面具,人称玉面公子。

    那是一个春雨初落的季节,罗玉撑着竹伞,纤细的玉指轻捏伞骨,墨发自肩头起扑散两侧。他们就这样迎面撞上了,竹伞从她手中滑落,他惊恐地弯下身子拾起,再抬头时,他看了他戴面具的他。如若不是那铜冠束紧了青丝,他一定会觉得他是一个女子。他的动作如此的娇柔。

    却是那简单一瞥让他彻底失心。

    那是他请兵征战的冬天,白雪覆盖着的淀都白茫茫的一片。弟兄们聚在了万宝楼饯行。原本清冷的罗玉显得更寡言,他端坐在宫月儿的对面始终低着头。

    酒宴还未开始他就先行离去。那时的他以为罗玉眼里的落寞是因他的离去而存在,现在他终于明白他的落寞是因为他眼里的人装有了别人。

    他在喝的宁酊大醉后回到学院却没有发现罗玉的身影,最后在学院前的河畔边发现了他。

    雪花洒在她白色的学服上顿时融成了一片。他把他轻轻地拥进怀里抱着,然后在他耳边低语。

    “玉儿,我喜欢你”酒精充斥着大脑让他无法多作思考,他只知道他爱他,毋庸置疑。

    “啊,你知道我是女的?”罗玉挣脱他的束缚惊讶地问道。

    “啊,你是女的。”宫云常强忍着扯开他面具的冲动,他已经打算要跟他在一起了,他喜欢这个人,无论是男女,也不在乎那张面具下的容颜,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女的。

    宫云常第一次觉得老天是如此的眷顾他。此刻他只想把眼前的人儿紧紧拥入怀中,可是罗玉已甩开他走进人群中。

    醉意让他有些晕眩,看着眼前来来往往重叠的身影,他竟然认不出哪一个是罗玉,他唯一记得关于他的就是白衣裳和锁骨下的黑痣。

    那颗黑痣是他们在到后山游水时强行扯开她的衣裳才发现的,白皙细嫩的肌肤上那颗黑点尤为醒目,那时候因为这件事情他跟他几乎一个月都没有说上一句话。都怪他太笨否则怎么会想不到他就是个女的呢。

    宫云常揉着发胀的脑袋走到人群中期望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没有。一直到他出征罗玉都没有出现过。

    这么多年过去了,罗玉依旧如卡在喉咙的一根刺,看着好像根本没有什么大碍,可是碰到还是会疼,揪心的疼。他找遍了整个国家也没有人听说过罗玉这个人,更不可能见过。

    就在他已经决定将他淡忘的时候,老天却跟他开了这么一个天大的玩笑。

    他的玉儿并不是像他想像的丑陋不堪,相反的,她美的不可发物,美的不似凡人。

    他最爱的人,害死了他最亲的人,只为嫁给她最爱的人。

    她幸福吗?她还会每天跟在维辰熙后面默默看他的背影吗?还会替维辰熙背下所有的黑锅吗?应该不会,那个男人高高在上,谁也无法再责罚他,而能跟他并肩而行的你,也无需再看他的背影。

    宫云常笑着,在宋凌烟走出来之际合起了折扇转身离开。亦或许是他认错人了也不一定。罗玉绝对不是为了权势而不惜一切代价的人。他努力地否定自己的想法却无法否决内心的疼痛。

    李德庄看着宫云常远去的背影忍不住的摇头,他本来只是打算过来叫皇后娘娘去一趟御安殿的,没有想到碰到这样的场景

    宫将军看皇后娘娘的眼神跟皇上很相似,甚至比皇上的眼神更让人心疼。只是却不知为何,按理宫将军应该记恨娘娘不是嘛。可是这个眼神明明就是想爱却无法爱的眼神,难道他跟娘娘有什么隐情,这是否要告诉皇上呢。


同类推荐: 报告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我有一个进化点楚王妃撞进你的世界都市妙手医尊重生文娱大明星斗破之穿越诸天万界我老婆掌控雷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