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正道遗迹正文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羞涩飞仙(四更)

正文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羞涩飞仙(四更)

    黑色的毒雾很快便蔓延到了全身,远远看去,黎忧的四周一团漆黑,肩膀处两个手指粗细的血洞,越发恐怖。

    “我不能死。不能...死。”

    迈着跄踉的步伐,嘴里一边走一边嘀咕着。现在他内心深处只剩下了信念在和剧毒斗争。

    碧炎修罗本就是炙热之物,黎忧被咬中毒不说还吸了它的血液,此刻体内好像刀扎火烧,由里而外,生生不息。

    行走间,眼前出现了一潭湖水。

    这就像即将饿死的人看见了食物,想也不想,他一头就扎进了水里。

    炙热之身被冰凉的湖水一冲刷,顿时舒服了许多。

    上半身漏出水面,黎忧才好好的舒了一口气,恢复了几分意识,睁眼时,不远处,一女子微闭双眼,轻咬着嘴唇,,正在苦苦抵抗体内的痛苦,此女子正是兰昔儿。

    虽说看的不似真切,可这着实让黎忧感到意外,这大半夜湖中哪来的人?

    心中那一点好奇心,驱使着黎忧向着兰昔儿走去,湖水不深,勉强盖过胸口。

    这一看,黎忧吓得急忙掉过头来,饶是之毒气在身,他也反应迅速。

    只见眼前女子紧皱着眉头,潮红的脸庞满是痛苦的神色,香肩玉带,初漏水面。肌肤如玉,露出动人心红的白肉之色。

    黎忧使劲摇了摇头,又捧起几把湖水浇在脸上,还以为是出现了错觉。

    “你是谁?”

    兰昔儿正在恍惚中,突然感觉到了异样,缓缓睁开眼,并不慌张,有气无力的问道。

    只因兰昔儿中毒过深,眼前全是幻象,已经分不清真假,只看到眼前男子,还以为是又是剧毒发作。

    兰昔儿见黎忧不答,宛然一笑,伸出纤纤玉手,在黎忧脸庞轻轻滑过,似有几分娇柔,又有几分欲魅。

    这皮肤接触的瞬间,黎忧只觉体内又有一道火起,大脑也多迷了几分,禁不住魂飞魄醉,还以为是在梦中。

    黎忧长这么大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眼前的人儿对他的诱惑不言而喻。

    冰凉的湖水来回晃动,将兰昔儿和黎忧身上的黑雾,一点点的冲刷进了水中,这两种毒遇到一起时,竟然全部归于无形。

    兰昔儿还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她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

    看到眼前的人双目微闭,就要倒下,黎忧下意识的一把抓住兰昔儿的手。

    “姑娘,姑娘!醒醒。”

    黎忧能比兰昔儿好些,至少还有一丝理智,可现在也分不清这到底是真是假,是梦是幻。

    兰昔儿本就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双腿也没了力气,竟顺着黎忧的手臂滑了过来,涌向了黎忧怀中。

    黎忧上身早就赤裸,肌肤接触,那黑气竟然更加快速的向着一起聚集,又快速消散。

    少女体内那独有的气息,令黎忧的毒好像更重了半分,抱着兰昔儿,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兰昔儿本已经没了知觉,不料接触黎忧之后,随着六欲七煞毒的减弱,又渐渐有了那么一点意识。

    毕竟兰昔儿只差一步就能凝聚金丹,一身仙气就算消散,底子还在,能修到这个境界的人体质又怎么会差?如果换做一般人,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根本不可能撑到现在。

    感觉到体内的毒素有所减弱,兰昔儿就好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下将黎忧死死的抱紧。

    兰昔儿身上仅剩下一层薄纱,已经被水浸透,肉体就这样接触在了一起,任由黑雾相遇消散,散发的黑雾每相遇一次,毒素就消散一分,兰昔儿就觉得舒服了一点,痛苦减弱了一点。

    这突然一抱差点让黎忧站立不稳,兰昔儿胸前挺起的柔软部位紧紧贴在黎忧胸口,酥软未尽,玉腿又缠上了腰间,柔弱无骨的手腕勾着后背,千丝秀发垂在胸前,羞涩处若隐若现,犹如梅花半含蕊,平欲生醉烟。

    任是黎忧半昏半醒,也不由得呼吸急促了起来,本能的,黎忧搂紧了双臂。

    当真是,薄水轻衣透,幽香入鼻嗅,美人迷,黎儿犹,一半欢喜一半愁。

    慢慢的,不知过了多久,兰昔儿察觉到了生的希望,甚至渴望着黎忧身上的黑雾,能快点和她身上的毒气相遇,这种快感令她无法自拔。

    随着体内毒素的减少,兰昔儿的举动更加疯狂了起来,薄唇吻在了黎忧肩膀上那指头粗细的伤口处,将那流淌出的带毒血液全部吞咽了下去。

    她只感觉,黎忧身上的毒液就好像他的救命灵丹,每吞咽一口,体内的痛苦就减弱很多,这完全是出于本能,出于人性求生的欲望。

    避无可避,黎忧的手轻触到了玉体,凉嫩藕臂,那玉人儿,嘴到处,胭脂记。

    “姑娘,不可以,我身中剧毒.....啊!”

    黎忧艰难的发出声音,有些虚弱,又有些颤抖,兰昔儿略带温度的嘴唇还在继续,若是还有力气,他定然会将兰昔儿推开。

    微风轻徐,倒影入水,人影由前面移到了后方。

    碧炎修罗的毒也随着兰昔儿的嘴唇蠕的动渐渐减弱,同时兰昔儿体内的毒散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兰昔儿慢慢恢复了神智,突然大叫一声,一掌将黎忧打得飞到了河边。

    她乃是一代天之骄子,在无极宗更是高高在上,当她发现自己仅剩一件薄纱,且被水浸透,对着一个赤裸上身的陌生男子时,差点疯掉,此时他的毒已排去了大半,法力也恢复了几分。

    一掌打出黎忧后,兰昔儿一跃而起,飞到了岸边,玲珑躯体展漏无疑,前后有形,蛮腰细细,她快速的把衣服披在身上,将玉体遮了起来。

    “小贼,你...你竟然...”

    兰昔儿被气的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黎忧也被这一下摔醒,挣扎着爬了起来,仔细感觉,体内的毒也减轻了不少,此时正看到兰昔儿凌空飞来。

    银牙轻咬,一把抓住黎忧的脖子,差点捏碎喉骨。

    “手,手下留情!是我救了你啊....”

    黎忧艰难的从嗓子里挤出这么几个字,他想反抗,试着运起内力,却发现他的内力减弱了许多,加上毒未全消,只能被兰昔儿死死的拿住。

    “啪”的一声,黎忧脸上被深深的印下了五个指痕。

    “说吧,你想怎么死。”兰昔儿侧过身去,冷声道。

    所有的一切都是无意,黎忧也没有轻薄之意,兰昔儿也是出于本能。

    和孟露在一起的六年黎忧也只是偶尔拉手,他懂异性莫要私下相处,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可刚才的情况他也掌控不住,这一巴掌打的黎忧也是冤屈。

    “你这人讲不讲道理,是你抱的......”

    话音未落,又是“啪”的一掌。

    “你还敢说...。”

    眼看第三掌又要落下,黎忧双掌反挡在+脸前,毕竟这火辣辣的感觉不甚好受,大声道:“是我救了你,你这人怎么不领情啊.....”

    “你救了我?”

    兰昔儿手掌停在半空若有所思道,他好像隐隐约约想起来了一些,瞬时羞红了脸。

    “天这么黑,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们各走各路。”

    黎忧心里纳闷儿,自从来到了龙阳城,遇到的人没有一个自己能打得过,这随便的一个女子,自己也不是对手,不由得暗暗嘀咕了一句:“我练的武功怕是假的哦......”

    她从未被人看过身子,听黎忧这么一说,气消了不少,觉得眼前这人还算懂事儿。

    “嗯?”

    兰昔儿五指一抓,黎忧身上似乎有一团黑雾被吸了出来,仔细观察了半天,一口吞了下去。

    黎忧瞬间觉得体内的毒已经全部清除。

    “没想到这六欲七煞烟的解药居然是碧炎修罗蛇毒。”兰昔儿自语道。

    随后将手中的黑雾一口吞了下去,她体内的毒和黑雾快速的融合,肉眼可见的毒气从他皮肤表面散发出来。

    起死回生的感觉妙不可言,兰昔儿睁开了眼睛,原本享受的眼神又变得凌厉了起来。


同类推荐: 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艳春色诱红楼口述:繁华都会日记乡村小祸害山村:男科女神医村长的后院商战:情牵女省长在日本开澡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