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姜姬 169|掌中

169|掌中

    冬天来了。

    比朔风冰雪更早到来的是满城白幡。

    整个乐城, 家家挂白, 户户穿麻。商人都走了,南北两市现在只有北市还有一些商人不舍得离去, 乐城人想买米面柴油,只能到北市去,结果发现那里因为摘星宫的缘故,这些东西不便比南市更好,还更便宜。只是那里的商人不肯零售, 只接大宗生意。不过这也难不住乐城人, 他们一条街上的人一起买不就行了?

    养了鸡鸭等禽畜的商人开始叫苦了。鲁人大多爱吃鸡鸭鹅等禽肉,只有在过年时才会吃些羊肉、狗肉。现在马上就要过年, 鸡商、鸭商都早早的准备好了,结果王后一去,这些鸡鸭怎么办?

    一个侍童跑向姜义,“哥哥, 哥哥, 又来了一个商人!”

    姜义越大,长得越不像鲁人, 他在宫中难免遭人侧目, 反倒是摘星宫靠近北市, 各国商人都有, 他在这里反倒不怎么起眼了。

    他就常驻在摘星宫等将军的消息, 如果将军派人回来, 他好立刻进宫告诉公主。

    现在住在摘星宫的只有姜义、白奴和当年那些侍童和一些女奴, 以及将军留下的一百多个人。不过这一百人也不是一直留在这里,为免他们在城中住惯了,好逸恶劳,养出坏习惯,公主让将军每次回来都要把这一百人给轮换一下。

    现在这一百多就是将军这次回来时带回来的,他们大多身上带伤,不是伤了胳膊就是伤了腿,养了十几天后都能站起来了,就一瘸一拐的四处跑,在街上流连。

    姜义不管他们,他们对姜义倒是很客气。

    此时就有几个军奴跟着侍童过来,腆着脸蹲在那里,听姜义说话。

    “又是卖鸡鸭的?这回是多少只?”姜义说。

    “他说他有五万只鸡,七万只鸭,还有十三万只的鹅……”侍童不知道这是多少,只知道这是很多很多。

    “买下来吧。不过你告诉他,我们不要活的,只要炮制过的。不管是熏、腊、风干,怎么都行,活的就算了。”姜义说。

    侍童目瞪口呆,还真要啊……这几天,只要商人来卖鸡鸭,哥哥全都要了。这么多,要吃到什么时候啊?

    他踌躇半天才走,边走还边回头看姜义,总觉得他说不定会改主意?

    军奴在旁边听着早就流下口水了。他们知道这买下来都是给他们的,他们嘿嘿笑着看姜义,现在要是姜义说想让他们去抢劫去杀人,他们都没有二话!

    姜义笑着说:“还请几位哥哥悄悄跟着那个商人回去,看他有没有说谎。如果他拿瘟死的鸡鸭卖给我们,那就不行!”

    几个军奴立刻站起来说,“阿义你放心!”

    “他敢!我活剥了他的皮!”

    这几人又叫了七-八个,悄悄缀在那商人身后跟着去了。

    这些商人中大多都跟公主打过交道,不是没人想在交易中做手脚,但一些被发现后就被那些军奴给暗中解决了,另外的被其他商人发现,悄悄给干掉了。

    “死了?”姜义惊讶道,“怎么死的?”

    昨天军奴回来说有个商人把一只鹅切成四块再绑起来,假装是两只鸭来骗钱,他们带的人太少,怕打不过,打算再叫些人回去。结果今天就听说昨晚上那个商人回家途中被人给捅了一刀,回去就断气了。他刚死,就有其他商人登门说他借了钱,人死账不能消,要拿他的家产抵账,不但将那商人的家产全都夺走了,连那准备卖给摘星宫的鸡“鸭”都没放过。

    姜义等了半天,果然有别的商人拿着那些鸡“鸭”来交账,不过他们倒是没骗他,说这就是新制的鹅肉,两个算一个的钱。

    姜义一句都没多问,收下了鸡鹅,送走了商人。

    白奴笑着说:“这些人一定是怕摘星宫再也不买他们的东西,才这么急的把那个人除掉。”一锅老鼠屎坏一锅粥,如果摘星宫上当受骗几回后再也不找他们买东西,那些商人就该气死了。为了防着出现这种事,他们索性自己先动手。

    白奴长出了满腮的胡子,盖住了半张脸,又因为他太能吃,公主又从来都是任他们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进了摘星楼短短一年,他就胖的足有两个人那么宽了。

    他现在看起来年纪足以做姜义的爹了,还有不少人就以为他就是姜义的爹。姜义问过白奴后,两人就悄悄认了父子。

    “爹,我回去见公主,你在这里看着。”姜义说。

    白奴摆摆手:“去吧去吧!”等姜义走后,他就跑去厨房从梁上够下来一只腊鸭,放在火上微微烤软了,揣在怀里躲在房间捧着啃得满嘴流油。

    一个侍童突然喊着哥哥跑进来,一进来就闻到了满屋的肉香。

    白奴把手背在后面,“你哥哥不在,如果有商人来卖鸡鸭,就先答应下来。”

    侍童找不到姜义,只好去扯白奴,“白叔快来!出事了!”

    “这是怎么了?”

    “孝子贤孙?”

    “让让,让让,让我也看看!”

    摘星路上的一处宅院门前围着不少人,虽然大家都不敢靠近。现在这里大门紧闭,一些来晚的人就纷纷找别人打听刚才发生了什么。

    白奴站在后面,他身材高大,又吃出了一副壮汉的体型,远远看去就没什么人敢惹。侍童躲在他身后小声说:“就刚才,有个人来敲这家的门,敲了半天才敲开,出来的人看到那人就想把他赶走。”

    “为什么?”白奴问。

    “那是个乞丐啊。”侍童说,“后来那人就喊了几句,嗓子哑了吧,喊不出来,只是他被赶也不走,抱住那人的腿不放,最后才喊了声爹。”

    “喊爹?”

    “对啊,喊爹死了。”

    一开始纠缠时就有人围观了,这一家人是新搬来的,家里主人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也没人打听出来。他们自己带着侍候的人,牛、马、车都不用借别人的,看着是有些来历的,家里大门却又一直关着。不管是商人还是邻居,上门拜见家主人也都推辞了,这也太奇怪了!

    结果今天就有个乞丐来敲门,这家连个客人都没有,突然有个人敲门,好奇的人就多了,还有好心的给乞丐拿来干饼,劝他不要在这里敲门了,这家人不会施舍他的。可乞丐对那饼看也不看,非要敲那门,好奇的人便越站越多。

    终于有人出来了,乞丐就要往里闯,被两个下人拦住,三人撕扯起来,那个乞丐被打倒拖走时喊了好几声,不知是饿的还是渴的,一开始声音出不来,后来突然就扯着嗓子喊出来了,大家才知道他是来报丧的,这两个下人一听之下就怔了,连忙把这人给拖进去了。

    可是外面的人还是没有散啊。不知道这一家是怎么回事,这个孝子贤孙一看就受了很多苦,是不是兄弟争风?把老父扔在外面了?万一这个乞丐被人杀了呢?

    一群义士不但守在这家门前不走,还去摘星宫喊人了,大家都默认在这条路上,在这整个北市,摘星宫就是权威。

    白奴站着看了一会儿,见天色渐暗,拖着侍童回去了。

    侍童焦急道:“白叔,你不管吗?你不管吗?”

    白奴摸了下他的脑袋,“现在去敲门哪里有用?”

    “哪什么时候有用?”侍童忙问。

    “等他们杀了人,准备把尸首藏在车上往外扔的时候就有用了。”抓贼拿脏嘛。白奴叫来几个军奴,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讲了一下,“辛苦几位这几天夜里看着点,防着他们悄悄把人装了背出去扔。”

    军奴嘻笑道,“这简单!我们这就去那家门墙角蹲着。”

    “还是远一点。”白奴比这些军奴见识还是多些的,跟过的两个主人都不简单,就是那个人贩子,往来鲁燕两地时也没少花心眼,“这家人不知是哪来的,家里又有什么人。如果他们有弓箭,你们离得近了,万一送了命就不好了。只要守在路口就行,人过来不必管,车过的时候再说。”车比人更好拦。

    军奴道:“那我们夜了就去挖几个坑吧。”只要在路口挖几个深坑,来一辆陷一辆。

    冯宾看着冯路两只手都在颤,“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怎么可能?怎么会?

    冯路瘦成了鬼一样,双目红肿,脸颊腊黄削瘦,嘴唇干裂,稀疏的胡子挂在脸上,粘着不知是什么东西,头发也是乱篷篷的在头顶歪扎了一个髻。

    他艰难、干涩、木然的说:“我们下了涟水河,爹爹就说让大家想去哪里去哪里。他把带去的东西都分了,我们一直走到了通州,人都走了。我想劝爹爹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爹爹却说他这辈子都想走出乐城去看看天下,他说他不知还能活多久,他说现在他不是冯家人了,可以为自己活了。我们就想从江洲到赵国去,就一直没停下。”

    “爹爹一直没说他还生着病。”冯路说到这里,眼泪又涌了出来,他响亮的抽了下鼻子:“我也不知道!我天天跟爹爹睡在一起,我都不知道!”他说着,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后来,爹爹就吃不下饭了,他想喝酒,我就去换酒给他喝。好酒不容易找,我们就在那些小城镇上转啊绕啊。爹爹喝了酒就会很有精神,会很高兴。”冯路露出一个更像哭的笑,他硬把嘴角往两边扯,“后来、后来那天,爹爹没起来。他没起来……”

    他看向冯宾,两人对视着,都是一模一样不相信的眼睛。

    冯路又打了自己一巴掌,“我早该发现的……我怎么没早发现?”

    冯瑄从外面疾步进来,一把抱住他:“别打了!我该打!我才该打!”

    冯路看到他,嘴一扁,哇的大哭起来,冲到他怀里,把他扑得摔倒,“哥!哥!爹走了!爹他走了!他不要我们了!!”

    冯瑄像踩在云雾中,张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抱住冯路,还不敢相信。

    在宫门前等着他的从人躲在门边,捂住嘴不敢哭。

    冯丙从他身后大步进来,平静道:“阿路,先不要哭。你把你爹放在哪里了?”

    冯路抬起头,冯丙又问了一遍:“阿背在哪儿?不能让他躺在外面。”

    冯路当然不会把冯营随便葬了。他把剩下的钱全都用来买了一副棺材,把冯营睡在里面,然后让其他下人在那里守着,他独自回来找冯瑄报信。

    但冯瑄从回来后就没住在冯家,他找不到冯瑄。最后,他还是在宫门口蹲冯瑄,蹲了两天,跟着冯瑄回到这里,今天才鼓起勇气来敲门。

    他怕冯家人真的不认冯营了。

    冯丙一说,冯路就连忙说:“我带你们去!”

    冯丙点头,说,“那就……”

    “我去。”冯瑄说。

    “你不能去。”冯丙说,“谁都能去,你不能去。王后逝世,大王哀痛,你要长伴大王身侧。我也不能去。”他转头看向冯宾。

    冯宾叹气,“我去接阿背。”

    他不等冯瑄再说什么,就叫上冯路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了冯瑄和冯丙。

    冯瑄现在才发现冯丙从听到冯营的死讯后眉目间仍然没有一丝的哀伤,“……四叔,你不为叔叔难过吗?”

    冯丙还是那么平静,平静的就像听到冯营的死讯一点也不能触动他一样,他看向冯瑄:“你是在问我为什么不伤心吗?”

    冯瑄低下头,这听起来像他在指责冯丙。

    “我确实不伤心。只有一点点遗憾,我想阿背也一样。如果他也在,他也只会遗憾自己死得太早,还没有看到你带着冯家再站起来。”冯丙说,“你也不用太伤心了。”

    冯丙回到自己的院子,阿乳端来晚饭,全是冷的,现在是国丧。

    “我听说冯路回来了,他说阿背死了?”阿乳说。

    冯丙坐下来,嗯了一声,端起冷粟汤喝了一口。

    “别喝那个,我给你倒酒。”阿乳说,站起出去,一会儿端回来一樽浊酒,“暖暖身。”他把酒放在冯丙的案几上。

    冯丙端起,一饮而尽。

    阿乳眼含暖意的看着他,等他放下酒樽,把饼递给他,说:“王后去了,宫中是不是要殉一些人?”

    莲花台到处都是哭声。

    姜姬站在摘星楼上,耳中全是楼下那声嘶力竭的呼喊。

    “公主!”

    “公主救救我!”

    “公主!我不想死!”

    蒋后去了,大王要承华宫的宫女和侍人殉葬,除此之外,宫中还要选出一百宫女,一百侍人下去“侍候”王后。

    选人的侍卫满宫抓人,到底什么人要去殉,什么人不必去殉,似乎没有一定的标准。只看侍卫看谁“顺眼”就去抓谁。

    她本来打开了摘星楼,让逃到这里的宫女和侍人可以躲进来。那些侍卫虽然不敢闯进摘星楼,但躲进摘星楼的人却害怕侍卫们冲进来,他们一逃进来就把门给关上了,后面再逃过来的人就被抓住了。

    到了晚上,侍卫走了,她让人打开门让他们出去,结果就被守在路口的侍卫给抓了。

    只有一些人逃回来了。

    姜良趴在她的脚下瑟瑟发抖,其他像姜温、姜勇也脸色惨白。

    这些人也不过是一些孩子。她不能让他们去战斗,去牺牲性命。

    她只能在保护了身边人的前提下去尽量帮助别人。

    “公主!”

    “公主救命啊!”

    在这一阵阵的呼喊声中,姜姬慢慢走了出来。

    这些人顿时叫得更厉害了,他们无不向她伸出双手。

    “公主!!”

    “公主救救我!救救我!”

    那些侍卫也都不由自主的不敢再呼喝叫骂,只是手中抓的人还没放。

    “大王只说要一百宫女,一百侍人去服侍王后。”她说,“你们为什么抓了这么多?”

    侍卫们面面相觑,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公主。

    因为……因为虽然说是只要两百人,但好像没人让他们停下来,也没人告诉他们抓够了数没。

    “你们想把他们抓走卖掉?就像当年的朝午之祸?”公主的话吓得他们心惊!

    侍卫们不约而同的放开手,那些被抓住挣扎不休的宫女和侍人立刻挣脱他们向公主跑去,他们匍匐在公主身边,一步也不敢动了。

    看到这些人跑了,侍卫也有些不高兴,其中一人忍不住道:“公主,大王是让他们去服侍王后……”

    “服侍王后是件幸事。”姜姬说,“除了宫女和侍人,再添一些侍卫更好。”

    这句话才真算是把这些侍卫给吓白了脸,纷纷拖着长矛、长剑跑了。

    逃过一劫的侍人和宫女此时才松了一口气,他们感激姜姬。但姜姬说:“如果他们再来……我也不可能一辈子护住你们。大王只说要两百人,他们却满宫抓人,只怕有别的缘故。”

    侍人和宫女们又胆战起来。

    “先休息一下吧。”姜姬说。

    她让他们回到楼里,送来热水和干饼,让他们填饱肚子,暂时先在楼里住一晚。

    深夜,两个侍人悄悄上了二楼。

    “公主。”一个青衣侍人在上来前特意把脸洗干净了,站在火炬前,“公主认得我吗?”

    姜姬看了两眼就认出来了,他曾到二楼来给她讲过几个故事,他是……

    “你不是金潞宫的侍人吗?”姜良惊叫。

    青衣侍人笑着点了点头,指着另一个侍人说:“我们二人都是金潞宫的。”

    “大王这次要抓要杀的,就是金潞宫与承华宫的侍女和侍人。”

    侍人都是受过刑的人,他们就算逃了出莲花台也会很快被抓回来。

    “我们早晚都会被抓走的。”青衣侍人坐在她面前,“公主,我知道大王为什么一定要杀我们。”

    “……”姜姬在想她能不能救他们呢?但不管怎么想,都太冒险。她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姜武带他们走,可姜武现在不可能立刻回来,而如果让他们藏在摘星宫或将军寨,姜元一定要杀他们的话,反而有可能连累摘星宫和将军寨的人。

    所以她只能什么也不说。

    两个侍人似乎也没有期待她能救他们的性命,他们好像只是想在临死之前,把他们知道的事说出去。

    “大王不喜蒋夫人。每次蒋夫人侍候大王时,大王都不屑碰她。”

    “大王对她,多数是虐打。从无亲吻拥抱。”

    “这三年来,大王在粗役那里藏了个女人。”

    “他把蒋夫人叫来后,总是先把蒋夫人折磨得人事不醒后,再悄悄叫那个女人进来,两人借蒋夫人的遮掩行事。”

    “这个女人认识蒋夫人,他不是宫女,倒像是侍女。”

    “只是不知是不是蒋家侍女。”

    金潞宫的侍人没有不知道那个女人的,但他们都受过刑,如果万不得已,他们都不会背叛大王。但现在眼看要死了,那又何必再替大王保密呢?

    “大王一直在和龚公子、冯公子商议公主的婚事。”

    “蒋太守来了几次,次次都问大王何时遣嫁公主。”

    “大王一直拿不定主意。”

    “龚公子这人心肠阴毒,公主万万要小心他。他一直希望公主能嫁一个强国之主。”

    “几年前魏王大夫来了以后,龚公子就和大王商量过,不过龚公主认为公主嫁到魏国,未必就能让魏国给大王许多钱。”

    “给钱?”姜姬听到这里,忍不住问。

    侍人就解释给她听,“公主若嫁给魏公子,现在魏公子已经是魏王了,那我王就是魏王的岳丈,魏公子不但每年都要给大王送钱,一旦他国来攻打我国,魏王还要出兵相助才行。”

    没想到还有这回事。

    “那为什么魏公子不行呢?”姜姬问。

    另一个侍人说:“公主不知,魏国王太后心胸狭窄,连魏王后,晋国公主都嫉妒。龚公子也是顾忌到这个,认为公主去了魏国,只怕还要受制于王太后。”

    青衣侍人说:“现在赵王已有王后,魏王也有王后,上回我听龚公子说,如果晋王现在死了就好了。”

    “晋国不是很小吗?”姜姬记得晋国不大,只是个小国,所以东殷王才四处讨好。

    青衣侍人说:“晋国虽小,却与我国接壤,而且东殷王的几个公子都不成气。公主如果去了,到时让将军跟着一起去,只怕晋国从此就要姓鲁了。”

    整整一夜,这两个侍人好像生怕浪费了一点时间一样,把他们记得的事全都告诉了姜姬。

    “大王服用仙丹。”当窗外泛起了鱼肚白,两个侍人说的嘴角都起了干皮。

    青衣侍人说,“大王极爱此丹,一直瞒着所有人。我们都不知道。”

    “只有仆大人知道。”另一个侍人说,“上回有个侍人不小心撞见大王在服丹,转天就吊死了。”

    从此他们就算知道了也不敢露出来。

    “那个仙丹是只有一只手的乔商送来的。”

    青衣侍人停顿了一下,小声说:“公主,我觉得大王服丹越来越厉害了。从去年起,乔商本来一年只给大王送一回丹,去年就送了三回。”

    这个,另一个侍人倒是不知道,他说:“我见他给大王送的东西中还有香料布匹,珍玩器物,还以为他还是只送一回丹呢。”

    青衣侍人摇头,“不止,去年,大王的箱子空了三回,他来了以后就又满了。”

    另一个侍人惊呼道,“你还敢去偷偷开大王的箱子?”

    青衣侍人转头看向外面的蓝天白云,露出一个笑来,“……有什么不敢的?”

    姜姬问他们有什么想要的。

    结果这两个人都要求洗澡。

    沐浴,更衣,焚香。

    等这二人换了衣服出来后,仰首阔步,如行云流水,皎若天上月,清似林间溪。

    两人对姜姬大礼参拜。

    “还未请教大名。”姜姬道。

    青衣侍人怔了一下,垂下头道:“耻言姓名。公主如不弃,唤一声阿布就行了。”

    另一个侍人把头磕在地上,眼泪不停的往下落,背轻轻颤抖。

    “他叫阿犊,是我堂弟。”青衣侍人再拜一次,拉着另一个侍人下楼去了。

    太阳慢慢升了上来,天地间一片惨白。

    姜奔带着侍卫来了,昨天这些侍卫逃回去后,姜奔问清是怎么回事,不由得摇头。其他侍卫都道:“那是公主,阿奔你不怕,我们可怕!”

    “对啊!如果公主对大王说让我们……那怎么办!”

    怜奴来了以后知道此事,悄悄对他说,“这样吧,公主既然要保下那些人,就不要让她生气了。只要把那两个人抓回来就行了。”

    姜奔来到摘星楼下,再三喊门,门都不开。

    他没办法,让其他侍卫退后,他上了台阶,站在门前,轻声说:“告诉公主,我只抓两个人就行了。”

    过了一会儿,门才开了一条缝。姜良露出一张小脸,打着哆嗦说:“将军请进,其他人不能进。”

    姜奔上了二楼,见姜姬坐在栏杆前,不知在看哪里。

    他走过去坐下,也看过去,什么也看不到,转过头来轻声道:“你别生气,这些人,你要护就护吧,只要给我两个人就行了。”

    姜姬还是不理他。

    姜奔也习惯了她这副样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很喜欢为难他,不管是什么事,总要给他设绊子。他一开始不懂,怜奴说这叫“撒娇”,他才懂了。女子撒娇,男子只要哄就行了。

    “多说些软话,多求求她,哄得她高兴了就好了。”怜奴羡慕的说,“真羡慕你啊。你看公主对这整个宫里的人都看不在眼里,只有对你和大王才会撒娇呢。”

    姜奔就一点也不讨厌姜姬难为他了。

    他就陪她坐着,不说不动,过一会儿求她两句,一直求了快有半个时辰,她才摆摆手说:“那你就下去找吧,说好了,只抓两个人。”

    姜奔如获大赦,连忙说:“我怎么会骗你?说好就抓两个的。”

    他匆匆下楼,在一楼躲着的人中找,可怎么都找不到。这时外面的侍卫喊他,他出去后,一个侍卫也不敢靠近,站在远远的地方说:“将军!那边有人!”

    姜奔匆匆而去,发现是两具尸首。

    一具牢牢按住另一人的脑袋,把他按在水道中,那个被他按住脑袋的人挣扎了很久也没逃得了。而杀人的那个,也把自己的头扎在水道里,也淹死了。

    姜奔不解,一个侍卫是老手了,一眼就看出来了,叹道:“自尽。”

    姜奔:“怎么可能?”

    侍卫跳下水道把这两个人给拖出来,“这人啊,有了心劲,什么做不到?”他抱那个自尽的尸首时,动作都放轻了,“小心些,这是条汉子。”

    怜奴得知这两人也都死了,含笑点头,让姜奔把这些该殉的人或已经殉的了都收拾一下,送到山陵去。蒋后的墓还没有盖呢,只好先选个址埋下去了。

    他走进内室,闻到了一股浓香,进去一看,果然姜元靠在榻上,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在他脚边有一个匣子,盖子都顾不上盖好,里面的仙丹少了一颗。

    他走过去,想把盖子盖上,突然姜元扑过来按住他的手,手劲大的像要把他的胳膊握断,“你干什么?!”他一把夺过漆匣。

    怜奴被他踢在地上,一动不动,轻声说:“爹爹,我只是想把这给收起来,免得被人看到。”

    姜元冷哼一声,像藏宝贝一样亲手把盖子盖上,收在怀里,再转身去藏。

    到他回来,怜奴都坐在原地,站都不站起来。

    “怎么不起来?”姜元脚下有些发飘的倒在榻上,笑着说:“生爹爹的气了?”

    怜奴笑了一下,他是怕刚才如果站起来,姜元更要以为他要抢仙丹了。他此时才爬起来,走过去,看姜元脸膛红亮,已经是冬天了,他的脖子、胸口还全是汗珠,神色迷离,双眼像含了泪,炯炯有神,又像是喝醉了酒,酩酊大醉,正飘飘欲仙。

    怜奴在他耳边轻声说了承华宫和金潞宫所有的人都送到山陵去了。

    姜元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也不知听见还是没听见。

    怜奴看他的眼睛又慢慢合上了,凑近一闻,他的嘴边有一股浓郁的药气,就知道刚才他去藏仙丹,只怕又吃了一颗。

    这室内燃着浓香,就是为了掩盖他服丹时的药气。

    他守了一会儿,“大王?大王?”

    唤了两声,见姜元不应,就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傍晚,他才又进来,姜元服了两颗丹就睡了一天,现在黄昏了,他精神极好的坐起来了,一看到他就笑:“孤踢了你一脚,痛吗?”

    怜奴笑道:“爹爹打儿子还是不应该的?再说爹爹疼我,踢得轻,一点也不疼。”

    姜元哈哈笑道:“不疼就好!一想到踢了孤的莲儿,孤就心里不好受!”

    服过仙丹后,姜元大睡之后会连着兴奋好几天,不但不需要睡觉,连饭吃的也少了。用他的话说,服了仙丹之后,人间饭菜味如嚼蜡,只怕仙人的饭菜吃起来才会更好吃。他叹道,“就是山人总不肯予孤更多珍物。”想起那剔透甜蜜的玉蜜,清澈透明的仙酿,就让他向往山人吃的其他东西,让他更想把山人引到鲁国来了,最好就住在莲花台,住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他和仙人同吃同住,也好早日飞升。

    既然郑王都能成仙,他为什么不能成仙?

    怜奴说:“蒋太守还没走呢。”

    姜元冷哼,大声道:“这个人实在可恶!可恶至极!”他突然暴怒起来,抓起案几就给掀翻了。

    这种事最近一年很常见。

    怜奴等他平静一点了,才又道:“可是爹爹,还是让他快点走吧,让他留在这里过年,我都不安了。”

    姜元沉默。

    蒋后死后,按照他和蒋家的约定是要立蒋夫人为王后的。他也不是不愿意,只是觉得不该让他们这么轻松就达成心愿。

    怜奴很了解他的想法,道:“不如这样,我们就让蒋太守回去准备给新王后的嫁妆吧。”

    姜元点头,“也好。”

    蒋彪第二天就接到消息,大王示意他准备给新王后的嫁妆。

    “嫁妆?我还要给一个婢子准备嫁妆?也不看她配不配?!”

    他在屋里发怒,丛伯守在外面,一会儿禹叔回来了,听到屋里的动静也不进去。从伯问:“办好了吗?”

    禹叔点头,丛伯才提步进屋,“太守,阿禹回来了,事情已经办好了。”

    蒋彪出来,怒气仍未消,“走,去见母亲。”

    小马氏坐在屋里不说话也不动,从蒋后的死讯传来后,她就是这副样子。她没有哭,也没有悲伤,照常吃饭睡觉,好像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等蒋彪来了以后,小马氏提出她要回马家。

    “我的丈夫死了,女儿也死了,我不必再留在蒋家了。我要回去。”她说。

    蒋彪劝她不要回去。小马氏的父母早就死了,兄长也死了,现在当年的是她兄长的儿子,也就是她的侄子。可这个侄子对她这个姑母能有多少感情就不好说了。还不如留在蒋家,有他在,没有人可以欺负她。

    “母亲如果不想住在这里,不如跟我去樊城吧。”蒋彪说,“您就算不是我爹的妻子,也是我母亲的妹妹。姨母,跟我走吧。”

    但不管蒋彪怎么劝,小马氏就坚持要回马家,怎么都不肯留在蒋家了。

    蒋彪没办法,只好去威胁马家。

    他把钱给马家买了一个别院,买了役者、侍女和仆人,然后再留下自己的人手,再让马家接回小马氏。

    他还警告马家,小马氏就算是回马家了,她也是蒋淑的夫人,蒋彪的母亲,他们如果敢怠慢她,他一定不会放过马家!

    他让马家好好孝顺小马氏。

    马家诚惶诚恐的答应了。

    “母亲,就是这里。”蒋彪把小马氏扶下马车,“这里小了些,但还算干净。”

    旁边还有小马氏的侄子,他对小马氏行了一礼,也上前搀扶,“姑母,快进来吧,你这是回家了。”

    蒋彪说了一车话,小马氏不为所动。这个侄子说了一句,小马氏就露出了一丝笑。

    蒋彪气怒,也不敢发。

    收拾好以后,小马氏让人都走了,她取出木简和小刀,刻下了蒋淑的生辰八字,然后在背面描绘上恶鬼。这种板子,从蒋后死后,她已经做了七面,以后她活多久,就做多久,每天做一个,在阴间的蒋淑一定会不得安宁的!

    “母亲,我想起……”蒋彪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小马氏想藏,他推开小马氏一把夺过来,看清以后,目眦欲裂。

    “母亲!你这是为什么?”

    “我恨他!!我要咒他!咒他永世不得安宁!”小马氏大喊道,“还我!”

    蒋彪把木板藏在怀里,推开小马氏,“母亲,你疯了吗?父亲哪里对不起你?”他的眼睛也发热了,“父亲对你还不够好吗?父亲他对你有多好啊!这些你都忘了吗?!”

    怎么能忘?

    怎么会忘?

    她嫁到蒋家以后,蒋淑对她既尊重怜惜,小时候蒋彪给她捣乱,他亲自教训,直到蒋彪把她看成亲生母亲一样。她生不出孩子,他就把蒋盛要过来,说这样也是他的儿子了,蒋家男孩多,让她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蒋伟、蒋珍都四处沾花惹草,他除了一个被人送上来的茉娘的母亲之外,没有纳过一个妾侍,他常说:“我能娶到你们姐妹,现在还有你这朵小花陪着我,再去看别人干什么?”

    直到她发现他是如何培养丝娘的,她才对他离了心,开始发觉这个男人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

    他察觉后,竟然惊喜的看着她:“阿鹿,阿鹿……只有你,只有你了解我……”

    她也发现了,可能这整个蒋家,唯有她看穿了他。

    但丝娘死了,还是死在了他手上。

    她才惊觉,她自以为的看透,其实还是在他的掌中吧。


同类推荐: 报告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我有一个进化点江妤晚蒋行舟我的红颜祸水杨晨林晓纯灵通宝宝三岁半总裁的娇宠妻宗政璃月傅司绝我能改变特性侯门有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