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女配专治不服[快穿] 第356章 她能让我少奋斗20年

第356章 她能让我少奋斗20年

    是谁家的小可爱漏订章节啦!  米可可憋屈得不行,  顾棠一个被学校开除,还得罪业界大佬的人,还能有这么好的资源。

    反观自己,出道第一步就是贺岁档电影,  又签了业界有名的大公司,  但是自打上次试镜,  已经一个半月没有消息了。

    米可可当下就给刘哥打了个电话,温温柔柔道:“刘哥,我是可可呀,  最近有没有什么适合我的角色?我最近看了不少电影,  天天揣摩角色,  演技进步不少呢。”

    刘哥耐心等她说完,  这才没好气道:“上次给你找的那个试镜机会,是公司花了大力气才拿到的邀请函,你去干了什么?你在人导演面前显摆,还跟选角导演顶牛,公司签了这么多艺人,还真没遇见你这样的。你先冷静冷静,过了年再说。”

    米可可一下着急了,  “刘哥,我也是给公司赚钱的呀。”

    “知道,公司当然希望你们一个个都红红火火的,不过那事儿影响不好,  你也别着急,  等过年谢导那片子上映,有了宣传,正好给你接个好角色。”

    米可可服了个软,  “谢谢刘哥。”

    “行了,我还有事儿要忙,你注意别长胖了。”

    挂了电话,米可可更委屈了,顾棠对谢导不敬都能好好的全身而退,她呢?那什么狗屁《木头人不许动》是什么大制作不成?就是个小众悬疑电影,就要雪藏她小半年?

    那一定是顾棠找了金主!她找了个比谢导更有威望的金主!

    米可可想了想,又给谢导打了个电话。

    谢导根本没接,第一版4个小时的粗剪已经出来了,看了样片,谢导觉得他要扑街。

    几个演员完全不在状态,他当时居然就这么放过去了???

    再一想他为什么要扑街,就是米可可的原因啊!要不是米可可天天缠着他,电影怎么会拍成这个样子?

    谢导看了一眼电话,开了静音,皱着眉头道:“把米可可的名字放在创意里,再加到剧务里。”

    这黑锅他背不了,那就多找几个人来背。

    米可可不敢给谢导连环call,只能又委委屈屈给人发了条语音,“谢导,听说您片子快上映了,这时候一定很忙吧,也要注意身体啊,别太累。”

    这次心态不一样了,谢导听见这个差点没气得吐血。只是暂时她还有用,不能拉黑。

    经纪公司没信,谢导可能还在忙电影,米可可一时间不知道该干嘛,越看顾棠越嫉妒,干脆切到了小号。

    “这不是个权谋片吗?剪个女的出来算怎么回事?”

    没人理她。

    “男主不行啊,女人死了他奋发,早干嘛去了?”

    “又是一部要把女性拍成红颜祸水的片子么?争权夺势都不知道积极主动,实名呕吐。”

    “cp明明是苏苏,这哪来的丑八怪,我不认!”

    讲真,就算是苏苏脑残粉,也说不出来顾棠是个丑八怪这种话。

    最多也就是:我还是喜欢苏苏的长相,这人长得不符合我审美。

    不过米可可这么上蹿下跳各种角度黑个遍之后,终于有人注意到她了。

    “权谋片怎么就不能有女的了?皇帝都能有女的,怎么拍个片子还得全男人?”

    “这是转折懂不懂?难不成写男主从小野心勃勃,那太平了,没转折没意思。冲冠一怒为红颜,想想就激动。”

    “还实名呕吐呢,点进去一看,是个注册才一个小时的三五白板小号,你实名啊,你吐啊。”

    “别给我苏招黑,抱走我苏不掺和。”

    根本就没挑起来,米可可失望地放下手机,要么把顾棠是被学校开除的事儿捅出去?

    但是顾棠现在还360线呢,不如等电视剧上映再说,到时候导演也得对她失望!

    米可可顿时又有了斗志,换了个小号继续去黑人了。

    十月下旬一场大雨,气温陡降十几度,最高温度从二十出头降到了五六度,谁带的衣服都不够,剧组一下子病倒三分之一,导演索性放了两天假,让人该看病看病,该买衣服买衣服去。

    顾棠没生病,衣服也够,就是要回去收拾一下,她现在的东西都放在顾爸爸当初给她投资的两室一厅里。

    这房子地段挺好,但是安保一般,等忙完这一段,她也要换地方住了。

    顾棠收拾了两件大衣,又拿了冬天的睡衣出来,收拾好东西天已经有点黑了。

    她提着箱子下去,刚出楼梯口,就被人截住了。

    “棠棠!”袁海洋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跳出来,人瘦了一圈,整个人都颓废了下去,虽然穿着西服,但是松松垮垮的很是难看,还有点驼背。

    他胡子拉碴一张脸却又要装出深情的模样,“棠棠,你还好吗?我一直守在你楼下,你终于回来了。”

    顾棠差点抡起箱子往他脸上砸过去,不过还是忍住了,毕竟只有精神打击才能彻底的摧毁一个人。

    而且武力攻击容易落人话柄。

    “我的天哪!”顾棠后退一步,捂着鼻子道:“米可可不要你了吗?你怎么变成这鬼样子了?”

    袁海洋神色一暗,为了避嫌,他的确是一个月没主动联络过米可可了,他是避嫌,是不想米可可被卷进来,可米可可呢?好像忘了他这个人一样,别说电话了,连消息都没有一个。

    袁海洋摇了摇头,“说她干什么?我今天是来看你的。你还好吗?”

    顾棠往后退了一步,“别装了,你跟米可可那点事儿我都听你们高中同学说了,羽毛球比赛,你十七她十三?”

    袁海洋神情变幻莫测,开口的时候努力装出情深,却没掩盖住忍辱负重,“这是胡说!我们——我、那个时候我才多大?都是年少时的冲动而已,我现在喜欢的是你,我想跟你共度一生,那个时候我不懂什么是爱。”

    “真的别。我不值得你喜欢。”顾棠又后退一步,“所以你俩不是表兄妹?你们两个骗我?”

    “我……”袁海洋犹豫了一下,语气中的屈辱感都快溢出来了,“我……是我对你一见钟情,这才求着可可——米可可帮我介绍的。如果说我以前追求过她,我怕你不高兴,这才装成了表哥。”

    行了,最重要的证据到手,不用再敷衍了。

    顾棠脸冷了下来。

    如果说她刚才是一脸的讽刺,叫袁海洋看见就浑身难受,但是现在这个表情就好像——他跟花草树木路人甲乙丙丁没什么区别。

    “有什么事情你直说,我忙。”顾棠看了看手机,“五分钟。”

    “咱们结婚吧!”他上前一步,想去拉顾棠的手,这可不能忍,顾棠拎起箱子就要去砸他。

    就在这时,拐角处忽然又有了声音。

    “需要我帮忙报警吗?”

    是楚君宸的声音。

    他冷着一张脸大步走过来,“我是你楼上的邻居,需要我帮忙报警吗?”

    顾棠大概能猜到他为什么装作两人不认识,如果说两人认识,那袁海洋多半要有恃无恐胡搅蛮缠了,当着陌生人,他总归要收敛一些的。

    楚君宸站在顾棠身边,袁海洋觉得这一幕刺眼得很。

    “还不走?”楚君宸道。

    “棠棠!棠棠!”袁海洋直接跪了下来,“求你看在我们曾经的过去份上,救救我!我不小心损坏了公司的东西,公司让我赔,不然就让我坐牢。我不能坐牢的!我还得养家,我爸爸妈妈为我操劳一生,我姐姐为了我中专毕业就打工了,我要补偿他们的。”

    以前可从来没听说他还有父母姐妹的。

    “我没钱的呀,我被学校开除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顾棠演了一句,说完就觉得楚君宸看了她一眼,眼神……有点复杂。

    袁海洋跪着往前蹭了两步,也不顾有人看着,“棠棠,你可以让你爸爸帮我辩护吗?”

    顾棠瞪大了眼睛,表情又惊讶又浮夸,“我爸爸的咨询费一小时要两万的,你……”她上下打量着袁海洋,意思很明显了:我觉得你没钱。

    “你帮帮我!”袁海洋急切地说:“我知道你名下那个商铺,卖出去能有四千多万,这套房子市价也过千万了,你帮帮我,等我过去这个坎,咱们就结婚,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顾棠嘴角一翘,差点笑出来,他这是想肉身抵债不成?

    可他这肉身,还不如二师兄实用呢。

    “够了!”楚君宸看不下去了,“你走不走,不走我先走了。”

    顾棠连忙跟上,袁海洋惊觉他方才被人骗了,“好啊!你水性杨花!脚踩两只船,没分手就找了别人!这位先生你小心点,这女人——”

    楚君宸回头,不过一个冷峻的眼神,袁海洋就跟被人掐住脖子一样,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哼!”楚君宸转头就走,顾棠拎着箱子跟上,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来,转头道:“你要抓紧时间啊,我听说盗窃公司财产,三十万以上就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三年起步哦~”

    如果说别的还是钱的问题,但是birkin显然不是单单有钱就能买到的。

    顾棠搜了同款,标价20万,配货10万起,还要审查客户资格。

    所以这包要么是假货——不过一个舔狗是不会给自己女神送假东西的。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从公司顺的。

    金康地产老总在富豪排行榜上也是有姓名的,他用这样的包疏通关系很正常。

    顾棠翻了翻手机里的旧照片,找出来米可可跟袁海洋的合照,再去微博上搜了搜。

    谢导这部戏的男主是个流量,每天都有探班的粉丝,米可可又是个特别喜欢显摆的。

    自打这包到手,就天天在手里拎着。不仅如此,还有袁海洋送她的项链,手表,太阳伞等等,还生怕别人看不清,logo都是朝外的。

    顾棠全截了下来,一股脑发给了金康地产的法务部。

    这种事情真追究起来还是挺严重的,比方金康送了五十万的礼出去,觉得关系差不多了可以办事儿了,但是实际上对方并没有收到东西。

    东西被袁海洋拿去送人了。

    这种误会是能把公司坑死的。

    不好意思,你的舔狗要下线了。

    一直到吃完饭,唱过ktv,班长酒醒了,米可可都没等到顾棠的回信,她整个人都焦虑了。

    她一边担心顾棠可能不认识birkin,一边又觉得觉得顾棠说不定已经有了,正在屏幕后头笑话她。

    然后又觉得顾棠说不定是自卑,因为没戏演没出道,所以干脆不理她们了。

    两种完全相反的情绪,就跟正物质跟反物质一样,撞击之后迸发出巨大的能量,把米可可烧着了。

    半夜两点,米可可回到剧组,直接就敲开了谢导的房门。

    “导演,我的戏虽然演完了,可我还想多学点东西,我能在剧务组挂个名吗?”

    谢导笑眯眯道:“你要在剧务组挂名?那导演组怎么办?”

    两人笑着搂在一起,关上了房门。

    米可可满脑子奋发图强,紧紧抓住了谢导,使劲浑身解数让他满意。

    谢导年纪不小了,拍电影不仅仅是体力活,还是个脑力活,被她这么一搞,谢导精力不够用了,他白天萎靡不振,夜里通宵达旦,几乎就没往电影上放多少心思。

    谢导成名的大导演,又是全球影视第一档的导演,整个剧组几乎是他的一言堂,没人敢说什么。

    除了演女二的甄暖用小号发了个微博:我房子塌了。粉爱豆没有好下场。

    没错,甄暖曾经是谢导的脑残粉,从谢导当影帝那会儿就喜欢他了,这次放弃了演女主角的机会来谢导的电影演女二,就是想圆梦来着。

    那个女三的确恶心,可是谢导真的太让人失望了。

    甄暖心里有气,这又是个喜剧片,演得就有点违和了,原本谢导是能看出来的,可是他被米可可榨干了,完全没心思精雕细琢,就这么一路过过过了。

    这么一来,男主女也有点划水了。

    当然他们不是主动要划水的,毕竟他们是主演,票房失利他们也要承担一定责任的,可导演的现场指导才是最重要的,谢导呢?

    别说指导了,他连画分镜都交给副导演去画了。

    这是个家庭喜剧片,没什么大制作大场面,绝大多数场景还是在室内摄影棚拍的,想从贺岁档杀出重围,就得靠细腻的表演和导演执掌全局的能力。

    现在细腻变成了敷衍,执掌变成了智障,结局可想而知。

    到了七月份,顾棠的角色在周导精雕细琢下完工了。

    这一场戏拍得很是顺利,等白月光死在皇后宫里之后,周导喊了一声“卡!”,然后亲自过去扶起了顾棠,递给她一个大红包。

    这也是影视圈的规矩,角色下线有红包,如果角色死亡红包更大。

    捏捏这个厚度,应该有一万了。

    顾棠笑着说了声“谢谢”,“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她挥了挥红包,“大家手下留情,就这么多。”

    演皇后的老戏骨叹了口气,“我觉得我要被狠狠骂一顿。”

    顾棠过去把她胳膊一挽,“那咱们先合个影,给你当盾牌用。”

    演励王的戴瀚佚过来,若无其事的掏出手机,“我知道附近有个私房菜不错,加个微信我发你名片。”

    吃过晚饭,楚君宸跟顾棠一起回来。

    “我不建议你跟戴瀚佚走得太近,他有一个隐婚七年的妻子,孩子已经三岁了。”

    顾棠挑了挑眉毛。

    楚君宸又道:“炒cp也不合适,你现在咖位太低,很容易被人认为是抱大腿,对你发展不利。”

    戴瀚佚居然是隐婚,顾棠是真没想到,可见楚君宸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顾棠道:“我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楚君宸沉默了片刻,先给她泼了盆冷水。

    “周导这部戏是寒假档,还有四个月才能播,所以你还没有作品面世。片酬不会很高,角色不会很重,但是你演技是过关的,等有合适的角色,或者你喜欢的角色,你可以录试演片段,我给你投过去。”

    顾棠道:“其实还可以找周导推荐。”

    楚君宸皱了皱眉头,他这样的脸做出惊讶的表情——让人想时不时的吓一吓他。

    “我曾经是电影学院的学生,被开除了,距离毕业还有一个半月的时候被开除的。”

    这次楚君宸脸上没什么惊讶的表情了,“我知道。做为我签下的第一个艺人,你觉得我会不去调查你的背景吗?”

    这次轮到顾棠惊讶了,不过随即她就笑了,“那你一定没调查到细节。”

    顾棠给他放了录音,“周导跟谢导不和,但是谢导又不敢往死了踩我,不然我放出录音,他就说不清楚了,还有学校开除我的流程,开除学籍是要上报教育部的,我可不信一天之内能办好,这明显就是违规。”

    “所以表面上就是被谢导拒绝的人,在周导手下大放异彩,这难道不是说周导会教人?而且明年那部大戏,周导也很想要吧。”

    本着跟经纪人坦诚的态度,顾棠又道:“这难道不是送上门的好机会?现在跟周导说正好,早了他可能不愿意牵扯进去,晚了有点胁迫的意思,现在他知道我演技有多好,又有时间准备,你觉得这个机会好不好?对了,谢导不知道我录音了。”

    对,她的报复正式开始了。

    他们做了坏事,自然是要承担后果的。

    楚君宸站起身来,意味深长看她一眼,“我去找周导。”

    顾棠送走他,打开皇家电影学院的招生页面,皇家电影学院招两种学生。

    第一种是要正式入学的,也分本科和研究生,不过实践课居多,至少一半的时间都是在演戏,是真的在剧组的那种。所以就算在上学,也不耽误她演戏。

    第二种就是各种主题的短期培训。

    顾棠是打算正式入学拿到毕业证书的,要准备高中成绩,还有外语考试成绩和专业考试成绩。

    对她来说都不难,主要是等考试时间。

    楚君宸很快回来,“周导说可以帮你推荐,他希望你不要着急,看准时机再把录音放出去。另外电视剧宣传的时候,他会叫你一起。”

    “没问题。”顾棠点头,“你帮我谢谢周导,我会配合宣传的。”

    到了九月份,周导的电视剧拍完了,谢导的电影也拍完了,两人拿着大量的素材,回来全球影视做后期了。

    两人在大厅遇见,热烈的笑容下头是剑拔弩张。

    “你这电影拍完了?”

    “你这电视拍完了?”

    两人哈哈大笑,看似亲热的互相拍拍后背,实则力气大到恨不得给人拍出内伤来。

    两人虽然各有各的剪辑室,各有各的剪辑师,不过都是一个公司,剪辑室也都在这一层,时不时还会碰面的。

    再加上还在竞争,所以都在打听对方的消息。

    周导看见的是谢导三个月拍两个小时的电影,画面还没电视剧精美。谢导这是要完。周导转头就吩咐剪辑师,“这几周我跟你一起,片子好好剪。”

    谢导看见的就只有一个,周导用了顾棠!这是明摆着要跟他过不去了。

    但是他肯定不能亲自下场,他得推出来一个人走迂回战术。

    谢导晚上就叫了米可可出来,“我给你介绍一个经纪人,业界大拿,关系多,是个八面玲珑的狠角色。”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1  20:25:47~2021-10-12  23:01: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晓彩  10瓶;看小说  5瓶;品客洋葱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iuniuxs.com。牛牛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xs.niuniuxs.com


同类推荐: 吞噬星辰变手工制作大师我有一个进化点封妖卡牌吞噬星空之诸葛凡道临吞噬星空战神狼婿叶新林清雪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