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禁欲系神豪 第76章 阿灿,一起去爬山吗?

第76章 阿灿,一起去爬山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要她?把她给甩了?”

    [吐血的表情]+[锤子敲头的表情]+[脑袋冒火的表情]+[无奈的表情]

    “怎么回事?明明已经说好了,以和平分手的方式告诉宁老这事就翻篇了,怎么还越扯越离谱呢?”

    “这我就不知道,你最好打个电话问问宁阮,应该是出了什么状况。”

    “行!”赵灿咬着牙,重重的点点头:“我这就给她打电话。”

    挂断秦非的电话后又给宁阮打了过去,很可惜对方关机。

    关机?

    这怎么回事?

    站着走廊尽头,望着外面树枝上欢喜的鸟儿在上面蹦蹦跳跳,赵灿联想到昨天宁老那只鹦鹉,瞬间感到脖子凉飕飕的。

    不带这样坑人的啊!我好心帮你哄你爷爷,你把我给卖了?

    又打电话还是关机,微信也没人回复。

    赵灿开始坐不住了,思量片刻,如今发展到这一步,务必要自己亲自登门向宁老解释清楚误会,免得被宁老找上门再解释就真的成了狡辩了。

    一咬牙就去宁家。

    在宁家四合院门口遇到穿着运动装,身后跟着2名警卫的宁老。

    从宁老此时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依旧是昨天那副慈祥的。

    这也不奇怪,毕竟宁老这种大人物早就把喜怒哀乐藏在心中,外人是很难揣摩到的。

    “哟~阿灿来了~”

    宁阮走出门,打眼就看到走来的赵灿。

    “来找阮儿吗?阮儿出去了,不在家。”

    “哦~其实我是.....”

    话还没说完,宁阮就打断了他的话,指了指前面的红旗轿车:“上车再说。”

    赵灿也不敢不从,只有嗯了一声,乖乖的坐进汽车。

    看着宁老今天心情好像不错,赵灿开始怀疑秦非说的那番话真实性。

    “你刚才要说什么?”宁老拿起保温盒喝了一口问赵灿。

    “没什么。”赵灿把话题扯开:“宁老你这身打扮是要去锻炼身子?”

    “当然,难道穿这身去开会?”宁老笑着指了指赵灿。

    “宁老真是雅兴啊,去运动也开车。”

    “爬上嘛,当然要开车去,市区附近又没有山。”

    “哦~原来是这样。”

    “哎,我这个岁数已经是土埋到脖子的人,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所以就要趁活着把事都干了。”

    赵灿心中一紧。

    宁老看向赵灿,继续说。

    “阿灿,要陪我一起爬山吗?”

    “啊?爬山啊~这~”

    这话莫名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赵灿发誓这句话好像在哪儿听过,哦!陈东升就是这样说的,而且此时宁老这幅和善的表情和陈东升一模一样。

    心里拔凉拔凉的。

    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手情不自禁的把双肩包里的相机拿出来,放到一边,赵灿可不想到时候秦老给自己拍下遗照。

    一路无话,到达郊外险峻的大山下。

    宁老指着两名警卫:“你们两个就在山下等着。”

    “是,首长。”

    “阿灿把包背上,走一起去爬山,对了,把相机也带上。”

    “这......哎……”

    很不情愿的把相机装回原位,心说只要不让我在悬崖边拍照,怎么都行。

    背上双肩包,拉着登山杖,一老一少沿着石梯往上爬。

    爬了二十多分钟上路赵灿赵灿明显体力跟不上,太久没运动的缘故,反倒是宁老,90多岁的人,身子骨依旧硬朗,气虚平稳。

    回头笑着指了指赵灿:“你们年轻人现在一个个都怎么回事,严重缺乏锻炼,连我一个糟老头子都当不了。”

    赵灿喘着粗气:“宁老我以前也很喜欢运动,就是这两年为了高考,所以一直没怎么运动,要不这样,你先爬,我下去叫警卫上来跟着你。”

    宁老玩味一笑:“都说了,就你我两个爬上,叫什么警卫。起来,你走前面,要是走的慢,我就拿登山杖打你。”

    “是!首长。”

    赵灿心里叹道这躲不过啊,起身到前面继续爬山。

    “宁老,宁阮不陪你爬山吗?”

    “她!嫌我老,不愿意来,整天只知道搞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哦~”

    半个小时候,到达半山腰停了下来。

    赵灿从双肩包里拿出保温杯递给宁老。

    宁老:“感觉怎么样?”

    赵灿舒展着胳膊:“还行,刚开始爬的时候有点累,现在没那么累,而且出了一身汗浑身舒服。”

    “这就对了,年轻人就要经常运动,别一天到晚拿着手机。”

    宁老站起来走到悬崖边眺望整个帝都。

    赵灿走过去和宁老一起并肩站在一起眺望远方。

    “那~”

    宁老指着远处某个地方。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我宁立恒、还有秦非的秦世亭、浴血奋战8天,杀得血流成河,最后牺牲了很多兄弟,总算是保住了那里,不容易啊!”

    秦世亭这个人赵灿知道,是秦非爷爷秦世溪的弟弟,几年前逝世,但是他的事迹却被拍成了电视剧,广为流传。那部电视剧赵灿也很喜欢,叫做《刺剑》。其中最经典的片段莫过于要属那句“二营长把意大利炮给我拉出来。”

    都是了不起的英雄人物啊,赵灿相当钦佩。

    安安静静的当一个听众,听着宁立恒讲述着那段战火纷飞的壮烈事迹。

    大概是触景生情,宁立恒一直望着那个地方,想起来自己第一任妻子,也就是战死在那里。

    哎~

    “后来胜利了,我结识了一个姑娘,叫做苏檀儿,也就是宁阮的奶奶。”

    宁老惋惜的摇摇头苦笑。

    “应该是我这糟老头子命太长,没能死在宁阮奶奶的前面。哎~~我现在这把年纪,也没什么奢望,只是希望我的孙女健健康康的,不受人欺负。”

    赵灿嘴角抽搐了一下,欺负?是你指我欺负你孙女吗?

    你也太小看你家孙女了,在你面前乖乖女,在外面可是号称宁爷,一言不合就抡起棒球棍砸别人车的混世主。

    魔都、帝都哪个搞惹她?

    赵灿又不傻,当然知道宁老说这番话可不是忆往昔,而是在告诫自己别欺负她孙女。

    造孽啊!

    我这锅背定了。

    “阮儿说你不要她了!是这样吗?”

    “不是,绝对不是,我没有说我不要她。”赵灿摇手:“这事怎么说呢,其实都是一场误会,我和您孙女根本就不是情侣,都是那个刘桥北瞎说的。至于宁阮为什么说我把她甩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原因。……我这样说,你信吗?”

    宁老反问:“你信吗?”

    “我……信!”其实事情发展到这儿,谎言都变成真的了,赵灿虽然说的是事实,但是很苍白无力,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反而不想是解释,而是狡辩。

    哎……

    都什么事儿啊!要是让我找到宁阮那丫头,一定要狠狠的抽她。

    宁老笑了起来:“你不用紧张,宁阮昨晚已经告诉我,你们之间不是情侣。”

    “啊?你知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说是我不要她?”

    “她没有说过这话,是我让你秦非故意说给的。”

    “噢……”

    老阴B啊!!!!

    赵灿这才明白,原来是宁老担心宁阮真的被赵灿甩了,又担心赵灿受到为难,所以才故意说是一场误会,两人不是情侣。

    至于让秦非演戏,主要是来求证一下事情的真相是不是和宁阮说的一样。

    宁老拍着赵灿肩膀:“你能说出事实真相,你很勇敢。”

    宁老有些佩服眼前这年轻人,倒不是希望他敢说出真相,而是不会因为宁阮的强大的家势而选择假戏真做和宁阮交往。

    “宁老你这眼神看着我干嘛?”

    “来阿灿,站上来去。”

    “站那儿?”

    “站在这石头上,对,就是这儿,站好别动,我给你拍张照留念。”

    “........”


同类推荐: 我有一个进化点碧蓝航线之对决塞壬报告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最强虐主大反派成为亡国皇孙后数码世界的骑士末地家园异灵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