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牛牛小说
首页楼乙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章 那又如何

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章 那又如何

    相比于其他势力的孤陋寡闻,火云宫这边明显是知道楼乙的,所以之前派出去的那人,便是去通知火云烈的,而这葛怀这个时候跳出来,岂不是找死吗?

    葛怀连同栾天宫的修士,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这一次淡淡他们的人便有数千之众,要知道这等阵容若放在平日的界域之中,已是极强的存在了。

    马不才等人上前一步,想要为楼乙压阵,后者对他们说道,“待在原地便好!”

    “是!”众人领命退回了远处,葛怀见对方围了上来,以为他们要与自己硬碰硬,结果没想到却又锁了回去,不由得嘲讽道,“这就对了,乖乖的缩好你们的头,当好你们的缩头乌龟,废物就要有个废物的样子才对!”

    却在这时楼乙对其说道,“我让他们原地待命,是因为对付你这种垃圾,我一人足矣,你废话这么多,想来是这张管不住的臭嘴导致的,既然如此的话,不妨我来帮你闭上嘴吧!”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楼乙突然向着葛怀冲了上来,速度看上去并不快,葛怀露出讥讽的笑容,开口道,“你......”

    但话音未落,楼乙突然从他眼前消失,再出现时已近在咫尺,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呼啸而至,狠狠的轰在了他的嘴巴之上。

    葛怀被楼乙打了一个出其不意,满脸是血的倒飞而回,一口牙不知道掉了多少,在虚空之中四散飞扬。

    楼乙只出了这一拳,便站定在了葛怀刚才的地方,冷眼环顾四周,那些过来刁难的大势力修士,脸上皆露出异样之色。

    楼乙这招敲山震虎用的颇为娴熟,一下子震慑住了很多人,但也有人仍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像楼乙这等桀骜不驯之人,他们见得太多了,不过是仗着自身天赋異稟,觉得天下无敌一样,但当他们真正感受到何为大势力的底蕴,一个个的都变了另外一幅嘴脸。

    葛怀被打掉了满嘴的牙,嘴肿的跟黑猩猩似的,他一张嘴说话漏风,指着楼乙呜呜呜了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而栾天宗这边的修士,本被楼乙刚才的举动给震慑住了,但是现在葛怀发话了,他们便向着楼乙扑了过来。

    呼呼呼......

    楼乙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剑,翠蓝如晶玉,燃烧着蓝色的冷炎,楼乙目光看向对面之人,甩剑在身前划出一道炎线,然后冷声说道,“过界者死!”

    在楼乙施展青鸾寒炎之时,其丹田内的玄魄仙胎突然睁开了眼睛,一股惊人的寒气开始向着他的经脉奔涌而来,而此时在其眉心处,又有神炎印记浮现而出。

    一股金红色气息从其体内奔涌而出,瞬时笼罩其全身,寒炎与神炎交织在其手中的翠褶仙剑之上,其背后更是出现了两对羽翼,上方乃是金红色的朱雀之翼,下方则是晶蓝色的青鸾之翼。

    其上都笼罩着可怕的神火,楼乙左瞳化作金红色,右瞳化作晶蓝色,冷冷的注视着栾天宫的所有人,这等气势一出,瞬间震慑住了所有人。

    “这家伙是异血之人?”有人疑惑的问道。

    “不像,这看上去像是某种神通......”有人回答道。

    “水火同源,此人道行不低啊......”又有人赞叹道。

    “这年轻人也是个妖孽,竟然能够同时寻觅到朱雀神炎跟青鸾寒炎,看来福缘不浅呐!”有人点头说道。

    “岂止是个妖孽,他能够将这双火收服并据为己有,这即便放在你们火云宫,也没几个人能做到吧?”有人看向火云宫方向开口道。

    火云宫这边的为首者,始终一语不发,但是从其眼中的神色便能看出,楼乙在他眼里的威胁,又提升了一个档次,毕竟他们宗门以火之力立宗,是最明白火之道规则的运用了。

    宗门之中不是没有人修朱雀神炎跟青鸾寒炎,但却从未有人能将此水火不容的两种神炎糅为一体,许多尝试之人不是爆体而亡,便是将自己折腾成了废人,他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如何做到的。

    他向着周围修士使了个眼色,他们便严阵以待做好了准备,看来对方是不打算让楼乙有机会离开这里了,这样的人一定要消灭在萌芽之中才行,否则便会影响到少主的大业。

    而且之前因为聚惢仙城之事,双方便已有了嫌隙,当初那浑身散发着锋锐剑气的汉子,已经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震撼,现在却发现当初那两个盘膝而坐之人,其中一人竟然也有如此势力。

    而且这几人无根无底,根本查不到其出身,此等人物不好操控,最好的办法便是尽早除去了,他目光之中多了一丝杀意,却被楼乙敏锐的捕捉到了,他余光扫过对方所在位置,与对方匆匆对视一眼,看到对方身上的宗门印记之后,楼乙眼神微微一凛,便对着明心等人传音了几句。

    他们这边的人,便也立刻调动起来,按照之前的排列再度列阵,只不过原本归属于楼乙带领的人,现在划到了明心的麾下。

    楼乙一人一剑凌空而立,竟然让栾天宗数千人寸步难行,他们中的玄仙境脸色大多不好看,因为这等同于让周围这些势力看他们栾天宗的笑话,这样他们的面子可就丢大了。

    葛怀见众人畏缩不前,他咆哮着取出自己的武器,两柄铁鞭向着楼乙杀了过去,其余人见状便也一同冲了过去,楼乙摇头叹了口气,“找死,那便没有办法了......”

    呲的一声响起,首先跨过火线的一位栾天宗修士,身体莫名的燃了起来,随后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化为灰烬,四周围观之人一愣,有人开口道,“火焰场域,此人火之道造诣不敌啊!”

    有人默默的点了点头,而此时火云宫的那位面色却更加凝重了,他是行家里手,自然知道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炎之领域,期内另有乾坤存在。

    他此刻已经在判断,若是宗门之人在对方战斗结束后还没赶到的话,自己以及身后的这些人,能否有能力将楼乙留在此地了。

    葛怀手持双鞭开路,直接冲进了火域之中,他周身闪耀着奇异的能量,应该有护身之宝存在,楼乙挥动手中剑,顿时红蓝剑影闪烁不断,很快他的四周便被剑影包围,有人认出了此剑,惊呼道,“翠褶仙剑?!!这不是净仙阁方鹤那老东西的珍爱之物吗?为何会出现在这小子手里,难道说......”

    他的话引起了不少人的异动,他们目光也落到了楼乙手持的仙剑之上,之前因为有朱雀跟青鸾神火的包裹,众人还不曾注意到,此时经此人点破,再加上这漫天剑影,这才发现他手持的真的是翠褶剑。

    此剑来历不俗,许多人都曾打过其注意,但方鹤此人一来修为高,而来深居简出,一直都提防着旁人打其主意,不少人碰了钉子,只能眼馋此剑,却又奈何不得对方。

    此剑如今落在楼乙手中,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这小子拿出了让方鹤心动之物,要么便是方鹤折在了此人手中,但无论是哪一种,楼乙在这些人眼中的价值吗,都无限的被拔高了。

    拥有水火同济神通,修出炎之场域,年纪轻轻便为一城之主,且无根无底,此等人乃是黑马,若其成长起来,恐对己方计划产生不可想象的冲击,此时已有人想到了与火云宫那人同样的事情,大家心照不宣的看了一眼彼此,慢慢的将人手给分散开来。

    楼乙眼观六路,洞若观火,在发现这些人有异动之时,便想明白了其中关窍,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翠褶仙剑,无奈的说道,“没想到你的名气这么大,这次可被你害惨了!”

    葛怀挥舞这双鞭砸了下来,楼乙抬剑点去,点在铁鞭的中间点上,将其震开同时欺身上前,一拳轰在对方胸口之上,楼乙明显的感受到这一拳砸在了某种护盾之上,并未真的伤到葛怀,他喃喃自语道,“果然如此吗......”

    当初对付方鹤之时,他便已经意识到了防御法宝的重要性,在浮妖之界之时,妖族多以力量跟体格来战斗,几乎从来不用法宝,灵族虽然与妖族不同,但却也是用强大的精神力来抗衡攻击,所以它们也不怎么使用法宝。

    楼乙也是在前往神界之后,才看到神族之人所使用的五花八门的法宝,只是没想到人界的修士,对于法宝的运用更是驾轻就熟,一想到人族体格的脆弱,似乎一切便无需再多言了。

    葛怀硬抗楼乙一拳毫发无伤,顿时信心大增,冲着楼乙吼道,“废物,连我昊天战甲都破不开,还敢大言不惭?!!”

    楼乙目光望向对方,冷冷问道,“穿着身龟壳就以为天下无敌了?你穿着它那有如何,接我一招试试吧......”

    楼乙抬起手中剑,剑身微微震颤着,发出轻吟之声,剑身通体金红如烙铁一般,表面却有一层晶蓝色的光膜如水般流淌不休,能够看到些许的雾气环绕在剑身四周。

    楼乙深吸一口气,挥剑斩向葛怀,万千剑影瞬间合二为一,汇聚成一点刺向葛怀胸口,刺耳之声响彻四周,片刻后楼乙收剑而回,葛怀看向楼乙,狞笑道,“我的昊天甲是无敌的!”

    楼乙轻蔑的看着他,问道,“是吗?”

    话音刚落,葛怀便听到一声清脆的破裂之声响起,他脸色顿时大变,低头看向自己胸口之时,却发现昊天甲不知何时早已破碎掉了,而此刻正有一把红蓝相间的光剑,插在其胸口之上,他伸手指着楼乙,说道,“你...你...你!啊~~!”

    他没有能够说话想说的话,身躯便被两种火焰包裹着烧成了灰烬,一同死去的还有那些跟着他一同越过炎线的栾天宗弟子。

    楼乙甩动手中之剑,手指在上面的火焰上划过,喃喃自语道,“真是一柄好剑啊......”


同类推荐: 在女人村的桃色事:香艳春色诱红楼口述:繁华都会日记乡村小祸害山村:男科女神医村长的后院商战:情牵女省长在日本开澡堂的日子